视点丨空壳家庭之痛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101发布时间:2017-09-10编辑:彭辰辰 见习编辑汤子凡

“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和爸\妈早就分开了”


记者团 文露漪 通讯员 彭雨玉


在一些婚姻里,夫妻心已不在家庭,感情不再,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离婚,这类婚姻叫做空壳婚姻,而建立在此之上的家庭被称为空壳家庭”。


他们,不是少数群体,他们的故事,也是很多中国家庭的故事。

  

父母想给她最好的家,却只是一个家的空壳


在说要采访左伊时,她是比较犹豫的。对她来说,父母的事情已经是与她无关了。尽管作为一个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社会自由人,父亲永远是她和其他男人比较的对象,她也绝不可怜母亲,因为婚姻的失败从来不是一个人的错。

 

最后她接受了采访——因为在她看来不幸的人从来都不是孤独的。

  

我的家庭比较特殊,我的父母在我两岁的时候就离婚了,离完了过了不久又复婚了,只是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可是这个家,却再也没有完整起来。

  

于是,在她有记忆的日子里,家里三天一大架,两天一小吵。她见过喝醉酒的父亲拿菜刀追着母亲满屋跑,见过父亲掐母亲的脖子差点把她掐死,也见过父亲当着她和母亲的面拿菜刀把家里的家具和电视机砍得稀烂...…“是的,我在一个充满着或许在今天只有新闻报道上才能出现的各种各样家庭暴力、父母忽视、穷困至极的烂摊子里长大的家。

  

父母想给她最好的家,却只给了她一个家的空壳,给了她不被划分为单亲家庭,受他人所理解的对象。左伊自认为自己是有欺诈性外表的人,在别人眼里她可爱活泼、很逗,和邻居、长辈甚至宿舍大妈都相处很好。

  

这样的欺骗性外表同样出现在了何蓉蓉身上。今年大二的何蓉蓉在警官学校读书,有一张任谁看了都觉得亲切的圆脸和笑眼,她的声音很软,在高中舍友们看来,这位舍长出了名的好脾气,和绝大多数人都能玩得来。在不知情的同学们眼中,何蓉蓉的家庭很不错——家里经商,有座七层小楼,兄妹三人关系很好,母亲信佛,周末和节假日家里人会提着大包小包的饭菜到宿舍看望她。

  

但在这一派其乐融融下,是父母关系的空壳。在何蓉蓉记忆里,从记事开始,家里的气氛就由父亲决定,我爸开心,全家就开心。我妈认为'老公最大',唯唯诺诺的,可以忍受各种语言攻击的。我爸不管什么事都能扯到我妈那里去,我仨成绩不好,是我妈的错——因为我妈之前学习成绩不咋地;我们仨想出去玩,他就开始说是我妈爱出去癫(方言:意思是出去疯玩),带着我们一起癫,一点教养都没有的,以后还不是给别人扫地做乞丐。

  

家庭中的祥和在她初三那一年第一次被撕碎了。父母的第一次打架是何蓉蓉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我印象挺深的,当时是懵和崩溃的。

  

父母酒桌上的矛盾回到家里爆发了,晚上我补课回家,几辆车停在我家门口,一堆叔叔阿姨问我我爸妈什么情况。我开门上去,找了好久才找到我妹,问了她半天,她不敢回答。

  

何蓉蓉当时还在小学的妹妹目睹了过程——爸爸掐着妈妈的脖子,妈妈抓过旁边的东西向他锤过去。我跑去找我爸爸。我问他,他掐我妈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有没有想过我仨。我跟他说,你疯了,你万一打死我妈,你有没有想过,我仨会恨你一辈子……”何蓉蓉回忆起当时的已经歇斯底里的自己。

  

第一次吵架之后,尽管有奶奶的调节,父母关系和缓了下来,但是家已经无法回到当初。其实大家心里都有那么一个疙瘩。虽然我仨还和我爸说话的。何蓉蓉说。

  

 我有过三个离婚的机会。

  

在空壳家庭中,常常出现的是吵架冷战

  

我妈做的事,他不满意,一定会骂。我妈没做什么事的时候,他当时不爽,他也会找事骂的。以前没见我妈骂回去的,应该是怕他。何蓉蓉说。

  

直到2017年春节前,妈妈忽然间对爸爸宣布要离婚,何蓉蓉回想起近几年父母间冷淡的关系,才发现和以前的不同。现在我妈不跟他吵,是懒得吵,我爸吵什么好像都跟她无关。

  

夫妻间实际情感的疏离和婚姻空壳的暂存是空壳家庭最让人疑惑的矛盾点。保留这一段名存实亡的关系,有因为留恋旧情,也有因为经济关系,更多的原因也许当事人也不能道明。

  

和许多劝说父母别离婚的孩子不同,你们为什么不离婚?是不少空壳家庭孩子的疑问和呼喊。

  

 “如果放在现在,我一定会积极的请求他们分开,勉强是没有幸福的。左伊坚定地说。尽管父母曾对她说过: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和你爸/妈分开了。但从没让她信服。

  

他们不离婚,或许真的是出于单亲家庭对孩子的不良影响这种观念的顾虑,或者更多的只是考虑到他们婚姻付出的青春、付出的财产,或者更是为了他们的面子、他们父母的面子,而选择勉强维系这个家,选择坚守,但却让我永远无法原谅他们。

  

也许,对于空壳家庭的丈夫亚明来说,离婚,有很多个理由,但这些理由都没有用。

  

亚明2005年因为生意失败离开家乡,与妻女开启了长达12年的分居生活。分居后,亚明每年最多回家与妻女见面三天,最长的时候两年多没有和妻子见面。除了生活费,情感的交流、女儿的成长亚明没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妻子每个月给他发的催要生活费的短信和永远围绕着金钱的吵架成为夫妻俩分居以来唯一的沟通。

  

离婚不止一次的浮现在他和妻子的脑中,但是对于离婚的不同看法让这段婚姻继续残存下去。

  

我有过三次离婚的机会,亚明平静地回忆着,第一次是做生意失败之后不久,妻子提出的,当时我也考虑了离婚,我欠了很多债,不想拖累她们,但是还是有感情的。为了挽回婚姻,那时候亚明又借了两三万交给妻子当作生活费。

  

另一次是女儿准备高考前,妻子再次提出离婚,我说女儿准备高考了,不想打扰她,就不了了之了。女儿高考结束之后,亚明回家看望,却又因为金钱矛盾,妻子在吃饭之后把他所有东西搬了出去,亚明只能连夜开车回了外地,此后,他再也没有回来。

  

而在16年春节,妻子再次提出离婚,这一次她的态度坚决。我没有钱,也没有时间从外地回来离婚,就一直拖到现在也没能离婚。亚明说。

  

对于亚明的说法,妻子梁卉并不认同。

  

他生意失败之后没有和我们说一声就走了,之后每个月会给一两千的生活费,但都是要打电话催的。最开始离婚是他提出的,说是不想连累我们。我担心离婚之后他就不会再给女儿生活费了,才一直没有离婚。

  

等到女儿读了大学之后,梁卉下定决心要和丈夫离婚——“早就没有感情了,我猜他在那边都另外有家庭了,离婚了各自找各自的吧。

  

出乎她的意料,最终丈夫没有同意。我猜他是看的女儿大了,快工作了,怕离婚之后女儿不给他养老!

  

对于这段婚姻,亚明很矛盾:一方面还是有感情的,当初结婚也是因为爱情;另一方面,还是不想纠缠了。

  

他知道,相较于离婚,保持这种畸形的婚姻关系对女儿的伤害更大,但是他毫无办法。感觉还是自己在这段婚姻的失败中要负主要责任,对不起妻子和孩子,即使离婚,我也不会再结婚了。

  

虽然在春节前就决绝地提出了离婚,过了大半年,何蓉蓉的父母依旧在一起,只是关系并没有任何缓和,在家中每天能够同时见到两人的时间极少。

  

当时我不希望他们离婚,现在觉得他们还不如分了呢。何蓉蓉对此很无奈。

  

我不明白我生来何用

  

因为父母的争吵与冷战,左伊没有很多基本的生活、交往能力。她认为父母只为讨好她,以求她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但更多的时候,笼罩着左伊的,是无人陪伴的孤独。

  

我不知道如何爱别人、敞开心门。对于我来说,没有心门,她甚至一度想寻死,我不明白我生来何用。或者离开这个让她受挫的所谓的,逃到世外桃源,幻想着能自己自由自在地活下去。

  

她开始不在意也不知道什么季节该穿什么衣服和鞋子,别人对她说话,胆小自卑的她却不敢接下一句,安全感的缺乏让她失去了一个原本青春期女生应该有的活力,她开始变得非常抑郁,不敢接触身边的人。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寻找她的归宿,她真正的安全感——为了与这个社会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父母婚姻给的她最多的教训就是不要找一个像父亲一样的人,同时也永远不能成为母亲这样懦弱的人。

  

而父母的第一次打架,也成为了何蓉蓉难以忘记的阴影。我一个高中都学不下书,就是因为我爸妈的关系,大一过了一段时间才真的想通了。她敏锐地察觉,从那次打架之后,他们感情都没有了。

  

我爸妈就会隔三差五的发生一些事情,一大家子的人都在担心。我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事情,就是一回家你就能感觉冷空气,很冷很冷的。

  

虽然在她眼中,这两年父亲真的改变了很多很多,没有以前那么自大了,会和三个孩子讲话,开始听取他们的意见。可能我们长大了,他管不了了。也可能他开始觉得我们重要了吧。

  

但是母亲却渐渐疏远了——家里的事很少过问,三个孩子的事她也不再主动问了。有时候想跟她亲近,好像不能像以前那样了。我很无奈,她也不是变坏了,只是,她已经不能接受之前的生活。她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何蓉蓉犹豫着。

  

其实早在1995年科学家阿迈托、卢密斯与布斯对于婚姻关系对孩子的成长就进行了长期的研究。最后结论是严重失和但不离婚的家庭,给孩子带来的痛苦感最强。

  

      心理咨询师武志红也曾介绍:空壳家庭是中国家庭观念影响下的悲剧,面子、孩子、自我,父母双方任何一方如果无法跨过任何一道坎,都会给这个家庭的每一个人造成无可估量的伤害,特别是孩子,家庭教育的缺失会给孩子心灵的成长带来巨大的影响,有时候是正面的,大部分是负面的,大多数孩子选择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如果不重视,造成的社会问题远远比纯单亲家庭要严重得多。

  

尽管如此,因为各种各样不能离婚的原因,一个个空壳家庭的故事依旧在我们身边隐密上演。何蓉蓉的父母不再谈论离婚,但大多数时间都错开在家时间,孩子们心知肚明却只能视而不见;亚明仍然没有回去离婚,妻子打算起诉,但最终没有下文。12年的分居还在继续,只是妻女已经搬家,亚明找不到回家的路。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