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 | 国际义工旅行,能否说走就走?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17发布时间:2017-10-20编辑:付强

新闻网讯(记者团 见习记者 殷宇婷 向曾 胡彩霞)国际义工旅行在百度百科上的释义为:“以旅行之名,行义工之职”。如今,国际义工旅行已成为许多大学生的自主选择。


现今国际义工组织种类繁多,而中国社会上的国际义工组织则主要分为两类,一类通过政府机构等官方途径进行义工招募,另一类则是由商业组织或非营利性机构承办。


官方机构大部分来自国外,其对义工的专业水平要求较高,义工之行的费用由机构部分承担或者全包,且所招聘的名额有限,它的全英文的网站及个人需要承担的高额费用往往让大学生们望而却步。因此,更多的大学生们倾向于门槛较低的国内机构,如:EASIN、格林卫、Gapper及Leanin。



朋友圈里的义工热


看朋友圈里同学晒的义工旅行照,环境学院15级的武惟楚感觉心里痒痒的。今年暑假,她参加了EASIN“海龟保护项目”国际义工旅行项目。武惟楚坦言:“我也想多体味一下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虽然一开始就明白EASIN义工机构有点旅行社的性质,但是她本身对义工工作有着强烈的追求,“如果不是为了做义工的话就单纯地去国外玩了。”


   当然,在众多参与国际义工的大学生们中,也不乏一些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人。人文学院的大三女生秦婉纯自称是“一个比较冲动的人”,课上有同学向她介绍了暑期巴厘岛环境保护项目,她便赶紧查了资料告诉父母,“一下课就在网上报名了”。


秦婉纯认为,要想学好英语就是要多与外国人交流,不管说得好不好,都没太大关系,恰好巴厘岛的当地人既说印尼语也说英语,满足她在语言学习方面的需求。义工旅行也便于深入当地人生活,了解异域文化。


国际义工旅行对自理、自立能力的有效锻炼也吸引着很多像秦婉纯这样的大学生。“出国坐飞机、与人打交道、参与集体保护项目,全都是要自己完成,不会有人带你。”和秦婉纯同行的一个高中女孩和她妈妈一起参与了巴厘岛的国际义工项目,她们母女每年都会去各种地方做义工,内至中国山区,外到印尼的巴厘岛,“自信阳光,处事大气,既能吃苦也能享福”是那个女孩留给秦婉纯的印象,她觉得这可能与这个女孩丰富的义工经历有关。


社会学院15级王巍冀参加了斯里兰卡教学志愿者活动,在他的眼中,相比于普通义工活动,国际义工更为新颖,还可以亲身感受东南亚人民的生活习惯。


据君行某负责人介绍,义工旅行的目的地多是东南亚的旅游国家,义工旅行作为境外旅行的一种重要方式,可以给当地带来旅游收益;也形成了些社会效益,如斯里兰卡的海龟保护基地,小海龟的存活率很低,义工的加入为其提供了人力方面的帮助。



光环背后的真实


去年暑假,物理学院的大三男生楚旻寰在朋友的推荐下报名了非官方的“出走世界”国际义工旅行组织。申请很快轻松通过,他自费了5000多元,踏上了为期一周的柬埔寨国际义工之旅。


其余接受采访的国际义工志愿者均与楚旻寰相似,他们参加的都是民间自发组建的国际义工旅行短期项目,地点则都在风景秀丽的旅游国家,个人部分自费几千元不等。与官方国际义工机构相比,他们的报名方式显得尤为简单,参与者只需通过较为简单的考核即可报名,武惟楚回想起当时她只填了问卷,连机构声称的电话考核都没有接到就直接获得了义工资格,前往了斯里兰卡。


到了当地,会有专门的人员负责义工旅行者的食宿安排与工作接送。


秦婉纯被安排住进了小别墅类型的民宿,武惟楚则宿于当地的小镇旅馆。但是大部分义工的食宿条件并不好。据楚旻寰回忆:“民宿的墙上有一个大窟窿而且晚上休息的时候空调根本不起效,特别闷热。”


除此之外,东南亚盛行的蚊虫也是一大困扰。饮食上较为单调,天天吃鱼、鱼汤浇饭,腥味特别重,可是负责人不予更换。而事实上,很多志愿者也承认,他们所居住的“不太好”的民宿已经算是当地较为上乘的住所,许多当地人根本住不起,也吃不起在他们看来单调的饭食。


按照机构安排志愿者们需要在上午完成义工任务,其余时间则可以自由活动。义工时间内的请假机制完善,义工负责人也比较严格,王巍冀在义工活动时曾尝试请过一次假,结果被拒绝。


虽然没有进行专业的培训,但很多志愿者都认真地完成了任务。楚旻寰不仅全程主讲,完成了英语认知课程,还应小朋友的要求额外添加了数学课,教了简单的数学知识。秦婉纯和武惟楚则参与了斯里兰卡的保护海龟行动,她们一直坚持完成大量体力活,如刷洗海龟池子、捡沙滩上的垃圾等。


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志愿者们经历了很多未曾体验之事。楚旻寰提起最后一天,所有孩子站在他面前一起喊他“teacher”的送别场面,不禁抬手扶额,笑容里满满都是感动与留恋。


虽然志愿者们对其义工之行比较满意,但也提到了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武惟楚所参加的义工项目计划在最后一天与当地学生会面道别,可当他们一行人到达学校时,却被告知学校已经放暑假了。


秦婉纯参加的海龟保护项目里所谓的海龟保护基地,不过是几个简陋的棚子堆叠在一起,十分简陋。但是,“国际义工证书拿到手的时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回想起做义工的点滴生活,这个可爱的女孩语气中依然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义工旅游,实则更多是旅游


据悉,国内知名度较大的的国际旅游中介如君行、GAPPER都属于注册公司,属于商业机构以及盈利性组织,其提供的服务属于“深度旅游”而非“义工服务”。中介机构主要起着组织活动并给参与者带来良好旅游体验的作用,此类组织一般不具备发放义工证明的能力,需要通过第三方旅游社来同当地的义工机构取得联系,才能开具“国际志愿者”的官方证明。


记者发现,旅游中介公司所提供的签证皆属于旅游签,“为什么签的是旅游签而不是义工签?”东南亚志愿项目服务机构格林卫Greenway的工作人员表示,东南亚国家基本上没有义工类的签证种类,就算有,手续也会非常麻烦。“对于短期义工旅行来说,最便利就是旅游签证了。”


用旅游签来进行义工活动,以公益之名进行旅游,是否有暗度陈仓、偷桃换李之嫌?君行客服人员委婉地表示,“咱们这不能算是义工活动,主要是一种深度旅游。”至于边检问题,君行客服也发了一粒定心丸:“这个不用担心,在旅游之前我们会在线进行培训,讲解注意事项。”


国际义工旅游的目的地多是东南亚等旅游胜地,并没有在非洲的项目,义工进行的服务也多是教孩子们跳舞唱歌做游戏、帮助在海滩上捡垃圾之类较为轻松简单的活动,其对技术性以及专业性要求都很低。


这其实更像是一种旅游项目,一种“农家乐式”的予取予求,志愿者能够获得义工经历与一纸证明,项目提供者则可以得到旅游报酬,中介机构也能通过提供便捷服务从中盈利。 


国际义工旅行,端正“以旅行之名,行义工之责”的初衷,道阻且长。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