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娜:我的体育是一场意外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92发布时间:2017-10-27编辑:彭辰辰 见习编辑 汤子凡

  ▇ 记者团 见习记者 殷宇婷 付蕾 马婕盈 


  游娜,我校2016级体育部研究生,在全国学生运动会大学组女子100米栏的比赛中获得金牌。她在预赛中创造了个人历史最好成绩13秒61,达到运动健将水平。在此之前的全国大学生田径锦标赛中,她也收获大学组女子100米栏的金牌。



意外走进体育


回想接触体育运动的契机时,游娜总是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她觉得这算是一次奇葩事件:“我最开始不想练体育,我能说我练过几个月舞蹈,学了几年美术,本来想做艺术生,然后莫名其妙走上了体育之路么?”她憋笑着,一脸纠结。


起初游娜练过一段时间短跑,同期有个腿长的女生练跨栏,可她不敢跨越栏架,反倒是一旁的游娜觉得新奇好玩,就向教练申请试一下。正常的跨栏人才选拔,需要符合严格的体型与身体素质要求,包括速度、耐力和柔韧等不同标准。游娜的优势并不明显,她奔跑的速度很快,却不够高,但当时只有游娜敢于尝试,其余人都不敢跨越栏架。于是,游娜便成为不二的人选。那时还没有专业设备,煤渣铺就的跑道上,零零散散地放着教练自制的木板栏架。简陋的条件下,游娜在之后的训练中被来挑选人才的重点一中的教练看中,从而被选去试训。


可游娜的父母并非完全支持她走上体育之路。当时,游娜的母亲因为报体育生有很大机会可以保送,对女儿的前程有利,所以就极力劝说游娜去练体育。但游娜的父亲则因为心疼女儿,反对她走上辛苦的体育之路。为了拒绝训练,父亲禁止游娜接听来自教练的电话,只留铃声在一家人的矛盾中孤零零地响。


最后,因为母亲的命令和学校训练的良好氛围,游娜还是去训练,这才一练就练到了研二。


金牌是计划内的事


登上领奖台的一刻,鲜花和掌声淹没一切,可作为主角的游娜却出奇淡定。


早在预赛时,她就立下达到健将水准的目标。华中大的队员基本都是国家一级运动员,而游娜想冲刺一个更高的高峰,健将证的获得对她以后的体育教练求职也有帮助。在决赛中拿到金牌,实现学校对她的期许,也是她计划范围之内的事。


不只是大运会,游娜的计划一直以来遍布在她的生活中。每次训练,她都会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然后专心致志地去完成它。在很早之前,游娜就在自己的床头贴了小纸条,上面写着:破14,13秒9,13秒8,13秒7。


高二结束时游娜便拿到保送华中大的名额,没有高考升学压力,又有热爱美食、擅长烹饪的室姐天天带着游娜去南小门(现在已拆除)买夜宵吃,她俩还会在运动之后来一瓶冰啤。“多长十斤的肉就像在身上多揣了一个十斤的哑铃一样,再去跨栏,成绩马上就掉,到最后,我都嫌弃我自己。”减肥成了必然。那些日子,游娜戒掉晚餐,每晚训练后夜跑10公里,闷热的夏季,她甚至特意把腹肌训练放在不开空调的寝室里进行。 


在李景丽教练眼中,游娜是个极其自觉自律、自我要求非常严格的学生:“她很用心地执行训练计划,从不拖延,每次训练都给自己定目标,一定要达到目标才行。”游娜也非常有想法,“她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集训中的酸甜苦辣


万家灯火,守岁团圆。这一次,游娜缺席了。为了大田赛和大运会,游娜的寒暑假都在集训中度过。


游娜说:“这是我记忆中最惨的一个新年。”大年三十,负责集训的老师们出去了,让学生们自己安排晚饭。那时候已经八九点,因为过年几乎没有店家开门营业,队友们一起找了很久,到最后几乎是求着老板给他们做一顿晚饭,才能一起吃年夜饭。第二天早上才有领导过来,给大家下一顿饺子。“头一次过这样啥都没有的年,我当时真的都快哭了。”游娜靠回椅背,不禁深深地叹口气。


集训期间,教练依照大多数队员的意见将训练时间定到了上午。可是游娜觉得自己上午的训练状态远不如下午好,希望调到下午,喜静的游娜也不喜欢和太多人一起训练,但因为训练的集体式,训练时间一直无法改动。有一段时间,她的运动状态迟迟不见好,甚至烦躁到连正常训练都无法进行。她曾在休息室对师哥抱怨说:“再不离开这训练场我就要疯了!”话一说完,她果真换了衣服和鞋子,背上包,一转身就走了。后来,基于教练的批准,游娜将自己的训练时间改到下午,她的训练状态才有所改善。


每次大赛前长期高强度的集训、自我和学校施加的精神上的压力经常让游娜有赛前失眠的情况。“整个人练得很累,睡觉脑子就清醒。”游娜轻描淡写地说到,“前四的关系就是,第四名遗憾自己差一点就可以上领奖台,第三庆幸自己不是第四,第二遗憾自己差一点可以拿金牌,而第一就担心自己掉下去,毕竟第一的压力大。而我就是这个第一。”她一直担心研二的自己已经没有了新生比赛时候的冲劲,于是她就选择在平时训练的时候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一门心思地训练。

 

集训的体校很偏僻,但游娜会想方设法找乐子。周末不训练的时候她就和师妹一起去偷采路边野生的木瓜,摘一大袋子回来和大家分享。后来游娜才发现,自己的娱乐方式相较他人而言简直不值一提。有师哥师弟用塑料泡沫造了一艘小船,训练完就经常在住宿楼后面的池塘里划来划去。有些队员还去隔壁的农户院子或杂草丛生、虫鸟飞鸣的荒地里大肆玩耍。



体育不是捷径


武汉的秋,总是能一夜间把寒冷种到人的骨髓里,猝不及防,就是连天的“风流涕淌”。前几日,不慎感冒的游娜进了医院。医生对游娜说:“你一个练体育的怎么还感冒呢?”游娜只得无奈回答:“我们练体育不是健身。竞技体育的训练是在损耗身体。”


据游娜回忆,有一次她的两个队友在一个星期的暂停之后,面对强度训练,刚跑了两三米就直接双双倒地,同时拉伤了同一侧的脚,筋瞬间崩断。所以平常为了保持身体,运动员们每天都要从下午3点练到5点才能吃饭。因为队里没有队医,大家很累的时候,只能互相踩腿来恢复肌肉和韧带。就算是女生的例假期间,前三天也要训练,只是不做腰腹练习换做身体素质,但三天后就要全面跟上。 


即使在炎炎夏日训练也照常进行,游娜和队员们常常在烈日下暴晒,防晒霜都晒化了只能一层又一层地补涂,汗水和着防晒霜不断地顺着肌肉线条缓缓淌下,在滚烫的阳光下泛着浓厚的白色痕迹。“刚进校时男生最奇怪的就是为什么女孩的汗总是白色的。”游娜耸了耸肩,抿着嘴角戏谑道。


有一次,游娜的脚踝在比赛前的训练中受伤红肿,她想申请退赛但教练不同意。于是她只好打着绷带上场,状态不佳再加上最后20米被其他选手拉撞,最终无缘三强。因为这场比赛,脚踝的伤势又加重了,直到之后的一个月她的脚还是没痊愈,脚踝内部全是淤血,表面都是淤青,还有一点韧带的拉伤和撕扯。没有办法,为了避免加重伤势,游娜在后来的400米跨栏中穿了非专业鞋的普通运动鞋故意抢跑。那是唯一一次她运动生涯上的抢跑,她一直觉得十分遗憾。


更痛苦的是运动的瓶颈与改动。100米跨栏是一个争分夺秒的比赛,许多人训练好几个月也只能进步零点零零几秒,遭遇无法提高成绩的瓶颈。刚开始适应从五步上栏改为三步上栏时,游娜甚至直接一脚把栏架踹飞。“这些困难真的是要很久的训练才能克服,靠一种顿悟,就是一下子开窍了。”游娜双手比划着,皱着眉头来努力形容这种奇特的感觉。


“老师们经常说,不要让其他事占用了每天训练的时间。这个时候,我就总想说,可是训练占用了我很多其他的时间啊!”每天下午3点到5点都要训练,这让游娜很难参加自己喜欢的活动,而且早上才穿着的美美的衣服、精心画好的妆都要在下午换成运动装。赛前的集训、普通寒暑假的加训,以及其余假期时间的训练,使得游娜在大学四年几乎没有时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唯一一次短暂的旅行还是她趁着赛事刚结束,在网上发帖,集结了好几个想去漠河的人组成团队,在12月份去了一趟哈尔滨。虽然行程很短暂,但对游娜来说这是她大学唯一的旅行记忆。当时的照片、视频她还完整地保存在自己的手机里。


“以后想当大学体育教练,现在已经在啃厚厚的书本准备去考试了。”游娜嘴角微微上扬,眼里闪着光,畅想道:“如果我当教练,那就会尽力把每一个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教。如果想练体育,我就会倾囊相授,如果不想练,我也会劝他们回去好好学习。因为体育不是捷径,真的很辛苦。这对身心都是一种磨练。”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