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华中大生根发芽的情谊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53发布时间:2017-10-29编辑:编辑:王珏蕴 马金瑞 见习编辑 吴婕

  ▇记者团 见习记者 兰杰


我就埋在喻家山下了。”陈继平坐在靠后的位置,一个人抱着手风琴,练习



今年1010日华工老民乐队半世纪回校联欢会上,陈继平受邀前来参加表演这位六十多年前华中大青年学子,六十多年后的今天是华中大机械学院八十二岁的退休老教授。


华中大举行的这场聚会中,群阔别半个世纪再次相聚的老人最不缺的就是故事,奏着的手风琴和踏着的舞步都有着说不完的故事,故事里藏着他们对华中大和旧友深沉的眷恋。


即使过去了六十多个春夏,给陈继平印象最深的还是刚刚开学时的一场“惊心动魄”1955的夏天,十七岁的陈继平考到了华中工学院,即华中科技大学的前身。初来乍到的他还保留着家乡广东的小习惯——穿木拖鞋木屐)。有一回陈继平正穿着它在东三楼噔噔噔地跑,恰巧被一个老师“抓”住了:“你怎么搞,穿着这个东西跑得到处响。当时陈继平就不敢再穿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个人就是老校长,那个时候管得是很严的。陈继平的神情里透露着对学生时代的怀念。


带领陈继平这样的学子成长起来的老人,一直存在于陈继平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们现在的成就和老一辈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之前这里一大片都是农村,是我们老校长要求一棵树一棵树栽起来的这才有了现在的森林大学。”



不仅陈继平自己,陈继平的家人也和华中大关系紧密。二女儿现在在华中大教书,在美国的大女儿曾经也和妹妹一起,在这里上了小学、中学、大学。就连女婿最近也从美国回来,到华中大的光电学院讲学。“我们一家人都在这里学习、生活,都对这里感情很深。”


除了陈继平的手风琴表演外,文工团的聚会还邀请了当年宣传队中的舞蹈队来助兴其中彭汉英和刘平奇是一对姐妹花她们的友谊从十岁起便扎根,两人一起走过了小学、初中、高中,进了宣传队后还同在一个区、一个社。自文工团起,她们与舞蹈结缘,而她们的情谊也因此跨越了半个世纪,延续到现在。


彭汉英对舞蹈的喜爱早在童年就发芽。学生时代的彭汉英是班里的文艺委员,为了五一劳动节的演出,她利用午休时间组织学生排练孔雀舞。没想到在排练的时候被物理老师撞了个正着,物理老师看了一眼排练的学生们,并没有作声,却在下午的时候将她们一一点起来回答问题。排练了一整个中午的彭汉英既没看书,也没睡午觉,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没回答上来。


多年后的聚会中,她向当年的那位老师说起此事的时候,老师却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不肯承认。


后来文革时期文工团暂歇,学校成立了宣传队,但由于男多女少、人手不够,就从华工的附中找了些女学生加入,这对姐妹花就在其中。1967年到1968年上山下乡的时候也睡同一张床。上山下乡期间,姐妹花跟着宣传队一起在武汉造纸厂、钢铁厂及农村地区都留下过足迹,有过不少共同的美好回忆,工作后也见证了对方的婚姻。


此次聚会,姐妹花和宣传队一起为文工团即兴演出,自此她们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友谊不仅没有随时间褪色,反而在时光流转中愈加精彩。


陈继平同样也为华中工学院文工团倾尽心血于对民乐的热爱,1957年,年轻的陈继平加入了华中工学院文工团的宣传部,在这里他的艺术天分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喻家山下共产主义的红旗迎风飘扬》便由他作曲。


现在为华工老民乐队半世纪回校联欢会练习手风琴有模有样的陈继平并不是科班出身,而是自学成材。陈继平幽默地说:“我是个‘土的’。以前我们文工团有个破的、很小的(练琴房),我就去(那里)练。练了之后人家说吵死了,我就躲到厕所里去练。”


陈继平的喜爱和努力也并没有白费。


那时候的华中工学院并不出名,甚至连汉口的人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学院。1959年,时任校长朱九思将文工团组织起来,到武汉的各个中学演出以吸引生源华中工学院知名度也因此有所提升陈继平也参与了演出,其中就包括自己作曲的《喻家山下共产主义的红旗迎风飘扬》。


由于把过多精力放在了文工团,当年五年制的机械学院筑造专业,陈继平读了六年,提到这里,他爽朗地笑了出来,“挂了太多科啦,要重修的。”


不大而温馨的演出厅里回到这片曾经生过的土地后文工团老华中大人并未彼此生分,热闹的交谈声和爽朗的笑声不绝于耳。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