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高冠军王泓:每一跳都是自我突破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13发布时间:2017-11-04编辑:林璧彤 见习编辑 刘星言

▇记者团 见习记者 黄晴毓 刘舒瑶


身穿一套深灰色的宽松运动装,套着可爱的卡通长袜,踩着一双拖鞋就出现在楼下——不同于QQ聊天中的只言片语,初次在体育特长生宿舍东五舍见到王泓,就让人倍感不同。


穿过因挂满衣物、摆满运动鞋而拥挤的走廊,就到了她的寝室。书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娃娃,还有很多美少女战士的摆件,因此很难将眼前的她与“跳高冠军”联系在一起。这样一位仍然充满“少女心”的姑娘,看起来瘦弱的身体却有惊人的爆发力:带伤参赛的她,一举摘得了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以下简称学运会)女子甲组跳高比赛的金牌。


跳跃十二载,未曾停息


王泓的父母与姐姐都是练习体育出身,父亲曾是篮球运动员,母亲和姐姐曾是体操运动员,在家人的影响下,小学五年级的王泓走上了体育之路。高挑的身材、超强的弹跳力和爆发力、优良的家庭体育氛围,加之恰当的训练,她很快成为跳高的“王者”,“第一次参赛拿了第五,后边大多都是第一。”


对于体育运动员来说,日复一日的训练是他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枯燥又繁重,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所要克服的困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我这个身材,要举起200公斤的重量,半蹲后猛地发力站起来,缓了一会儿后,再做一下,一共要做四下。”


然而,在学运会赛前,一般女运动员的日常训练量对王泓来说是不足够的。教练让她跟着男运动员一起训练,训练标准与男运动员相同。


跳栏架是跳高运动员常用的训练方法,目的是提高弹跳力。三格是女运动员常用的高度,但备战全运会时,王泓面对的是连续跳过五个四、五格高栏架的挑战。


“以前跳三格,我跳的很轻松,现在我就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每一次训练都在挑战王泓的极限,容不得她半点分神,一旦动作不到位就可能被绊倒,摔在后边的栏架上。“那段时间强度很大,精神高度集中,非常紧张。”回忆起当时的状态,王泓依旧无奈地摇头。


对于王泓来说,这已经是在华中大的第五个年头了。这五年来,王泓一直由现在的教练卢标带训。然而,她和卢标教练的关系却经历了从“相杀”到“相爱”的变化。


在上大学以前的教练很保护她,一直把她当女儿一样对待,刚进大一,她很抗拒换去她在广东跟了十年的教练,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当王泓后来单独跟卢标接触之后,转变了当初对他的偏见。


现在两人磨合了这么久,已经培养出默契了,当王泓不想练习、想偷懒的时候,卢标都能看得出来,但是不会揭穿她,默许她一时的小懒惰。


不幸与幸


“心态真的崩了,因为我这么多年从来没受过伤!”对于第一次赛前受伤,王泓还是难以忘怀。


距离四年一次的学运会比赛还有两个星期,大强度的训练不停地进行,受伤的那天下午,王泓做到了最后一个项目的最后一组,她已经单脚跳过四个栏架,就在跳过最后一个栏架后,她的脚后跟突然传来一阵剧疼。她没有受伤的经历,并不太在意这一次疼痛,由于处理不及时,在接下里的两周中,王泓的伤势没有得到很好的恢复。


全运会很快拉开了大幕,而此时带伤上阵的王泓心情却很复杂。“我很委屈,那是起跳脚的后脚跟啊,是最关键的地方!”卢标都在感叹,“没抱任何希望了,感觉天像塌了一样。”


赛前一天王泓并没有像以往的大赛一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平复心情准备比赛,而是去看队友的比赛,为他们加油助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由于带伤上阵,此番比赛王泓并没有给自己定太高的目标,也没有给自己过多的压力,所以奇迹也就这样发生了。


脚缠弹力绷带,下垫硅胶软垫,王泓走上了赛场。前几跳之后,弹力绷带已无法缓解疼痛,王泓直接用在赛道上用于贴步点的、没有弹力的医用胶带,将后脚跟多层包裹,把脚包成了不规则形状。每跳过后,她便自己踮着脚走到一旁坐下,一个人默默缓解疼痛。


“我不喜欢逢人便叫苦”,相反,王泓甚至拉着对手打趣自己的后脚跟包的不是圆形。


按照跳高的规则,最高高度上的三次试跳中,率先过杆者取得冠军。在最高高度——175cm的第一次试跳中,王泓与同组运动员均未过杆,“第一次大家都没过,我就无所谓了。”王泓放松心态,迅速调整战术,在第二次试跳中一跃过杆,最终摘得桂冠,获得第十三届学运会女子甲组跳高比赛的冠军。


如今经过后续治疗,王泓骨头错位的脚伤已经恢复。医生说,如果在最后一跳时她没有放松心态,而是刻意发力,错位的脚骨会受到严重损害。“比了这么多年,心态真的很重要。”王泓感慨道。


“毕竟对这里有感情了”


离家百里之外,这个广东姑娘也时常想家,她曾想过本科毕业后回到家乡广东,她的奶奶也曾劝她回去,最后她还是选择留了下来:“毕竟对这里有感情了。”


王泓在华中大的生活、比赛中,和“前辈”、“后生”们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体育特长生们同吃同住,休息时间则一群人挤在一个三人间里,打游戏的人在地下坐成一排,像王泓这种不怎么打游戏的人就坐在床上观战,听着坐在地上玩游戏的人嬉笑怒骂。


外出比赛期间,对别的选手而言,一般只有个别玩得好的朋友坐在看台上为他们加油助威,而华中大的选手参加比赛,看台上总是坐着整个队伍的队员,队里不论谁有比赛,比完赛的队员都会去现场给他们加油。


有一次在内蒙古举行的锦标赛中,王泓的一个师弟比完赛脚受伤了,严重得走不了路,饭都需要别人帮忙打来。


可惊喜就出现在王泓比赛的时候。


那时她刚好完成一次跳高,走到看台边问教练自己跳得如何,只是随意的一瞥,顺势抬头望向看台时,那个脚受伤的师弟正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下,艰难地单脚跳上楼梯,打算看王泓比赛。“那时候真是动力十足,希望自己能努力拼搏取得优异的成绩,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在我校2017年运动会的现场,她不再是运动员,摇身一变成了跳高项目的裁判员。跳高场地上,王泓的师弟师妹们正在准备着当天的比赛,与她一同参与了学运会比赛并获得第五名的师妹陈炼是王泓的“小迷妹”,“完全没有想过超越王泓师姐,在我心中,她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虽然很高,但是不高冷。王泓的师弟贾紫涵、王文凯爆料称王泓“逗比”,“性格像个男生,非常直爽,大大咧咧的,在队里人缘一直都很好。”卢标也经常会拿王泓来给其他队员树立榜样,“她外向开朗,和队员们相处融洽。”


“永远18,不接受反驳……”这是王泓最近生日发的一条朋友圈,配图中有她收到的许多粉嫩少女心的生日礼物,还有各位好友发来的祝福和红包。王泓很乐于去交朋友,而且有很多交心的朋友,不开心的时候就边哭边向朋友倾诉心中的委屈、难受、压力之类的负面情绪,直到觉得释放完了才罢休。“要是一直憋着,我就会把负面情绪无限放大化,影响到学习、训练以及生活等方方面面。”


面对质疑,王泓也选择宽容。第十三届学运会赛后,有人质疑王红受伤的真实性,甚至有外队教练说她们“放烟雾弹”。她坦然承认:“当时也很无语,后来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说脚受伤了,然后还拿第一,人家也确实有理由不相信,换我我也会不相信。反正疼就自己忍着,自己知道就行了。”


对于这样一个真性情的姑娘,体育生涯还在继续。在研究生阶段,王泓会在跟着导师做课题的同时兼顾训练和比赛,继续为校争光。


“未来还没有来,那就等来了以后再做决定。”对遥远的未来她还没有想法,在研究生的学习过程中也许会越来越清晰。


“相信自己,坚持到底,突破也许就在下一次起跳。”王泓的眼中流露着坚定与期望。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