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 理想,就是我想要的生活状态

来源:华中大新闻网浏览次数:29发布时间:2017-11-20编辑:编辑 付强 见习编辑 曹梦怡 刘超群

       ▇记者团 曹梦怡 见习记者 周曼莉 侯欣瑶


       二零一六年的冬天,清晨六点二十一分,为了完成喜欢的女孩子的心愿,欧阳骑车到达长江大桥,准备录下一段日出的视频。桥上风很大,被洒水车溅了一身泥巴的他哆嗦的举着手机,等待着日出。太阳慢慢爬上来,照亮了世界,欧阳不禁开始想象她看到这段视频的欣喜模样。


       时隔一年,早早起来骑行至长江大桥看日出,已经变成了欧阳的爱好。“我把视频发给了那个女生,就当作是放弃之前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他对这段失败的追求并无尴尬之意,“我对长江大桥还是有感情的。那里的日出很漂亮。”


       


       激进的理想主义者,遇到现实的锋芒,欧阳说自己在慢慢积淀。


“追女生才是我学习的动力”


       离二零一五年高考还有八十多天的时候,欧阳追到了当时的女友,此后的日子里,欧阳一边帮女友辅导一边自己复习。高中三年里,欧阳并不怎么听老师上课,“觉得没什么意思,全靠自己自学。”欧阳坐在最后一排靠近后门口的地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天高皇帝远”。同学对他议论颇多,“有点盛气凌人”,爱独来独往的他也表示不在乎。


       欧阳坦言高中时追女生才是他学习的动力。成绩下降时,家人和老师都选择不信任他;恰逢青春悸动时期,心底萌芽的朦胧情感就成为了欧阳的支柱。“也许是巧合吧,但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支持自己走下去的东西,可能是好的大学,可能是别的什么等等。”


       

          (欧阳为高中女友准备的生日礼物 179个爱心 每个里面都写了一句话)


       高考的失利给了欧阳当头一棒,艰难摸索的自学模式并没有取得良好成效,他的分数仅过二本线,和平时成绩相去甚远。女友的离开则又是猛烈的打击,让他感觉支撑自己的东西全部都崩塌了。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欧阳心情很复杂,“就像人死前一生都会在脑海里浮现一样,我的整个高中生涯都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决定复读是欧阳经历百般挣扎之后做出的选择。看着父母失望的神情,他想与其上一个不理想的大学,浑浑噩噩过四年,不如二战高考,静下心来反思自己,重新建立支撑点。二零一五年七月底,做出最终决定的一刹那,欧阳感觉前路又是一片渺茫。


“我想改变这个世界”


       高中时期看的很多社科类书籍,让欧阳开始关注社会问题,思维模式比较理想化,甚至有点儿“愤世嫉俗”。 当身旁同学都在为高考埋头刷题时,他时常想着:“为什么没有人关心社会问题? 为什么没有人去改变社会现状?”事实上,在现在已经大二的欧阳看来,这个由体系或社会环境造就的状况,依然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经过“高四”一年的复读,欧阳成为了华科2016级医药卫生管理学院的一名学生。和别人紧绷的复读状态相比,欧阳则显得比较“游刃有余”,“我学的很愉快,做题,睡觉,看书,打排球,跑步,看杂志,看报纸”。复读带给欧阳的不仅是成绩上的提升,更是心态上的渐趋成熟,他描述自己“整个人都沉淀下来了”。


       “以前的我很希望改变世界”,但现实的挫败感令欧阳重新审视内心,这个宏大的理想现在已经被他所具象化,“改变世界? 太大了。当然无法像马云一样改变整个中国。只能从身边做起,从改变一点点开始。”大一下学期,欧阳和当时的女友一起,花了一个下午,将喻家山所有道路旁的垃圾全部清理完,只是因为不喜欢看到自然环境出现人造垃圾。


       欧阳在这个过程中,感觉自己也在不断成长。班长朱美玉评价他既是一个负责靠谱的班委,又是一个热心帮助他人的朋友,“作为体委,运动会期间他一直陪在运动员身边。”


“这都是顺便的事”


       欧阳目前一个人在经营QQ上的“华科闲置物品交易群” 和“华科同济闲置物品交易群”,这两个群的功能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是华科学子闲置物品买卖的一个平台。两个群里分别有九百多和三百多人,且因为“双十一”人数在不断扩充。


       仿照一个家教兼职群的做法,闲置群内保持着全员禁言的模式,欧阳负责发布闲置物品的信息,并将图片归类上传至群相册,便于查询,“我们的模式挺好的”。基础医学院16级的刘炳寒认为这个群的存在便利了他的生活,“群里的人较多,闲置物品出手比较快;再加上群里没有人水群,不吵闹;群主还不收中介费,无偿服务。”


       


       谈及创建闲置群的缘由,欧阳表示最初是因为自己买卖闲置物品的需要,拉了同班同学进群,“另外也是想建立一个平台,给大家减少一点儿烦恼”。欧阳也比对过华科内其他闲置物品交易的途径,包括冰岩作坊开发的手机APP“校园二手街”(现已停用)。“其实我挺想跟冰岩的人联系一下,虽然我不会编码什么的,可是我有点子,知道怎么让那个APP做的更好。”欧阳也尝试过在贴吧发帖寻找,可一经发出便石沉大海。


       被问及一个人管理闲置群会不会很忙时,欧阳只说,“这是顺便的事”,是看书、运动、学习之余的举手之劳;当有人质疑他办这个群是为了盈利时,他不予理会,“我能做的只有过好自己的生活”;也有有偿推销健身卡的找上欧阳,秉着纯粹校园二手交易的原则,他拒绝了,因为这是他“理想化”的一个产物。


       欧阳更远一步的设想是建起几个2000人的大群。“之后我就充SVIP,自己当群主,再雇一个人帮我发消息,或者可能形成一个团队”,欧阳笑着说,带着一种志得意满。


       欧阳最后说,“我不知道我自己以后要干什么,但我有明确的思维导向,我想做对这个社会有意义的事情。冯仑有一句话叫‘理想,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状态’,这也同样适用于我。”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