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艺术撞上法律—— 访曾经的世界亚裔小姐季军和最上镜奖得主,纽约顶级律师,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何路

来源:记者团、校友办浏览次数:209发布时间:2017-11-20编辑:吴婕 见习编辑 尤金瑞 赵海静

      ■ 记者团 黄丹璇 通讯员 校友工作志愿者协会 何心怡 余伟民 

     

      何路要了一杯白开水。在氤氲的水汽中,关于华中大、舞蹈、法律,一些美好而又珍贵的记忆被唤醒。


记者团 邱芊 摄


      何路的人生称得上传奇。从小在华中大附属学校就读,因为热衷于英语学习,高考后很自然地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英语系,在校期间担任校组织部部长,并且加入艺术团舞蹈队。同时,何路还修读了第二外语法语和第二学位法学。2006年毕业后,何路获得美国亚利桑那国立大学奖学金,赴美攻读法律专业硕士,2008年通过了美国纽约州律师资格考试。2009年参加世界亚裔小姐大赛,并获得了季军和最上镜小姐称号。2014-2017连续四年获“纽约顶级律师”荣誉称号。这些经历与成就自然离不开天份和勤奋,但更离不开何路从小良好的成长环境和家庭给她的正面引导。


“华中大是我的家,父亲是我的楷模”


      由于父母之前都是华中大的老师,何路自幼在华中大长大。在这里,她从稚气未脱的孩童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生活中,能干贤惠的母亲负责全面照顾何路的起居,父亲则更多地扮演人生导师的角色。


      严父让她随时紧绷着一根弦。那时候只要父亲“约谈”何路,她都会忐忑好几天,心里默默细数近期自己在学校的表现。中学时,由于家离学校很近,父亲要求何路放学后5分钟内就要到家。“如果我是十分钟后到家,他就会问我‘干嘛去了?为什么这么晚回家?’”

       

      大学期间,何路的种种重大选择,都有父亲的“烙印”。父亲年轻时是留法博士,受家庭环境和法国文化的影响,何路本科在主攻英语的同时也修读了法语。而父亲法学教授的身份,更直接促成了何路双学位选修法学的决定。


      何路经常会和父亲进行一些关于法学或人生选择的交流,从父亲身上汲取一些精神养分。每当走到人生岔口,她总会找父亲谈心,但是父亲通常不会告诉她选择什么路。“这也是为什么他给我取这个名字,‘何路‘,后面是疑问号,‘何’带有疑问的意思,‘何路’就是说走什么路由你自己去选择,所以他就会给我一个大方向性的指导,但是最后制定方向还是我自己。“ 提起父亲,何路言辞中全是敬爱。正是这种严格而传统的家庭教育,培养了何路的自律能力,让她在初出校园时把握好自己的人生方向,在形形色色的诱惑中心无旁骛。而讲到母亲平日里对自己生活的悉心照料和关爱,何路的眼里则是多了一份温柔。母亲不论工作多么的繁忙,都会把何路的生活起居安排地妥妥帖帖,保证何路可以健康地成长,也始终尽力为何路提供能力范围以内最好的生活。


      儿时的何路,很少离开校园, “我有一些遗憾也是来自这方面的,因为没有接触社会,感觉自己像笼中的小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好像在这校园里可以看到自己六十岁的样子,很可怕。” 何路说,“这也是为什么,我毕业时虽然已经保送本校研究生了,却放弃了这难得的机会,决定出国读研的原因之一“。但也正因为校园环境相对简单,华中大带给她一个非常纯真快乐健康的童年,为她的性格、成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何路对华中大的感情非常深,“华中大给了我非常深的烙印,因为华中大就是我的家。”


“法律是我的专业,而艺术是拨动我心灵的那根琴玄”



      何路带着10年的民族舞功底进入艺术团,在英语专业学习之外继续朝着艺术靠近。


      那时舞蹈队每周例行训练三次,而在演出任务前至少一个月,每天中午晚上本该用于休息和自习的时间全部会被用于舞蹈集训。每天何路会骑着自行车,往返于东九教室,和西八楼的训练厅之间。当别的同学在午休或者晚自习的时候,何路需要在训练厅进行舞蹈排练。而当室友们都熄灯就寝后,何路才结束一天的繁忙,回到寝室,拿出应急灯,开始挑灯夜战,完成专业作业。


      艰苦的训练最终换来一次次难忘的汇演。回想起“同歌同行”,何路依旧有些兴奋。很多时候一名队员要表演多支舞蹈,换服装时就会比较仓促,又因为汇演地点是露天的,她和队友们只能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换衣间里动作迅速地为下一场表演做准备。“跳完了冲下台换衣服,要跳了就冲上台,还蛮有意思的。”谈起舞蹈队相互帮忙化妆、一起吃盒饭的那段时光,何路脸上满是怀念与感慨。[因为这一部分主要讲艺术,我觉得和学生会的工作没太多关系,就不用提了。


      即使毕业后离开了艺术团,何路对于艺术的向往也从未停止。在美国参加完律师执照考试后,她参加了2009年的 “世界亚裔小姐”大赛。姣好的面容,优雅的姿态、充满东方气息的孔雀舞才艺展示…… 这些都给评委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总决赛佳丽,何路经过了两个月的封闭式训练,从形体,走步,镜头感,问答环节,大赛都安排了专业老师对总决赛佳丽们进行集中训练。两个月后,大赛总决赛在纽约久负盛名的华尔道夫酒店举行。总决赛环节包括民族服装展示,泳装展示,才艺表演和问答环节,多家跨国媒体参与了报道。最终,通过层层筛选,何路在此次大赛中夺得季军与“最佳上镜奖”两项大奖。大赛结束后,她开始工作,但仍然会在业余时间参加一些慈善性质的走秀或者演艺活动。采访过程中,何路略带玩笑的提到,其实她从小的梦想是做演员,可是在严厉的传统家庭教育下,她只能把这个想法藏在了心里,然后通过其他方式来满足自己小小的艺术梦。


从华中大走向世界



      在纽约,每年都会有一些优秀的律师被同行提名为“纽约都市超级律师”。“纽约都市超级律师”甄选过程包括独立研究、同行提名和同行评价,这是授予纽约律师不超过百分之五的荣誉,而今年已是何路第四年获得这个称号,同行的信任与认可证实了她尽职尽责的工作态度。“ 我一直做事的宗旨就是不会同时做很多,不会揽很多事情在自己身上。我接一单案子就是希望自己把更多精力放在这个案子上面,把它尽力做好。”


      何路的刻苦早在备考律师执照的时候,就已显示出来。


      备考律师执照的那些日子至今仍历历在目,“两个月真的是地狱般的学习。”报名补习班时,看到老师分发的两大箱书,顿时傻眼,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把书运回去;最初的一个半月,天天上课,老师带着学生们从上午9点一直复习到下午2点,而法学知识又涉及到很多文化与政治背景,跟上快节奏的复习进度对于中国女孩何路来说有些困难。所以直到指导课程结束后,她都还没有完全吃透考试内容。


      备考的压力、复习的辛苦随着时间慢慢积攒,但也终于在一通电话中得到释放。


      “有一次下课我在时代广场给家人打电话,我说我觉得我这次一定考不过,然后我就在那里大哭说我要回来。”听到身处异国的女儿崩溃的哭声,电话那头的父亲鼓励何路不要有负担,考不过还可以回国内发展。


      那天,一向不服输的何路与父亲立下了“君子协议”——这次能够考得执照她就留在纽约,考不过她就直接回国参加司考,破釜沉舟,不给自己再战的机会。


      剩下的15天是学生回家自主复习的时间。那段时间,何路每天固定7点起床,一直学习到晚上12点,把老师教的内容过了两三遍。“我记得我去考试的时候人是虚脱的,那两天我都是靠喝红牛、吃巧克力、喝咖啡挺过来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何路最终如愿留在了纽约。


      成为律师后,何路始终秉着对客户负责的态度,用心对待每一个案子、处理好每一个法律问题。


      最让她记忆深刻的客户是一位华裔老太太。受2008年经济危机的影响,老太太的服装品牌倒闭了,身上还背负着20多万美元贷款,万不得已的老太太找到何路,想向法院申请破产,以便从头开始。在何路的帮助下,法院批准了老太太的申请。


      那天从法庭出来后,老太太默默地跟着何路进了洗手间,在何路出来之后,深深地鞠了一躬,还抓着她的手,泪流满面地说着“谢谢”。当时何路才二十多岁,却通过这个老太太,明白了在她手里再普通不过的案件,对客户来说都可能是极重大的改变。此后,何路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律师工作的意义,也更加热爱自己的职业。


      未来何路也不会放弃法律这条主线,但是会更多地尝试法律和金融、科技以及其他不同领域的结合。


      华中大的银杏叶又黄了,西八楼的舞曲依旧响起。这位不久又要飞往大洋彼岸的纽约律师走在华中大的街道上,将两旁的建筑与记忆对比,或感慨或怀念。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