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砺峰:唐风宋韵 亘古如斯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490发布时间:2017-11-25编辑:彭辰辰 见习编辑 王子托

       新闻网讯(记者团 见习记者 胡彩霞 向曾)20171123日晚19:00,东九C103报告厅,南京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莫砺峰教授对唐诗宋词的现代意义进行了深入探讨,华科是一所比较早重视人文教育的高校,今天咱们不谈学术,就对唐诗宋词点出些老生常谈的见解。



记者团 李玉洁 摄



      中国诗词艺术源远流长,最近的800年,最远的1400年。唐宋诗词最大程度发挥了汉语的优美,借用艾青之言,诗就是文学中的文学。后世人也可以给唐宋诗词下个定义:唐诗宋词就是诗歌中的诗歌。


字字珠玑,生花妙笔

      

      唐诗宋词文笔简练,字字珠玑,一字压千言。联合国有六种通用办事语言,走进联合国办公大厦,同样内容不同语言的六种资料齐齐摆放,一摞摞文件中中文的文件最薄。五言绝句,平仄起伏,完美无缺。《苍梧谣》仅十六字,便构成完整一词。诗词是最简练的语言,汉字是最丰满的文字。


      诗词中处处是生花妙笔,给人带来审美愉悦感与精神熏陶,是现代人更加优美表词达意的工具。莫砺峰发问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脱离写作,你谈恋爱的时候总不能不写情书吧?古诗中的相恋,是李商隐式的惆怅清哀:“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古诗中的失恋,是晏几道式的茕茕孑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唐诗宋词之所以在数千年时光大浪淘沙后仍旧不失风华,在于它能给读者持之以恒的感动。对莫砺锋而言,古代诗人所写的正是芸芸众生都具有的生活情感、价值判断与价值追求,是凡夫俗子们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诗中对真善美的追求,对假恶丑的鞭笞,千古不变,是当今社会仍然关注的话题。


诗意的生活,高贵的品格


      从诗中我们能看到我们的祖先积极诗意的生活态度和旷达乐观的人生态度。古人热爱生活,善于生活,善于发现生活中的价值、美感、诗意。以送别诗为证,唐宋时送别几乎是一场行为艺术,驿站梅花,城头狼烟,古桥摆酒,长亭送别。那年黄鹤楼上天高水长,李白送孟浩然远游,见游人一叶孤舟,消失在天光云影之间,于是徐徐吟唱,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宋词中的送别多为男女送别,如柳永的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而现在的人多少缺了几分情趣,今人疏离自然,我们都该学学古人优雅从容的生活态度。人际感情、天伦之情都在寥寥几语之间,写诗,见字如面,可以看上一遍又一遍,教我们生活。


      诗词最重要的现代意义,在于伟大的诗人词人,人品都很高尚,阅读他们的作品,自己也能得到熏陶和感染。古来诗人千千万,千百年读者公认为诗圣的,却只有杜甫一人。位卑未敢忘忧国,杜甫的诗是血写就的,每一个字都是一部颠沛流离的史诗。莫砺峰教授下乡当知青十年,也有自己的茅屋,长江下游大平原,于十里水面上割水稻,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全部茅。大风刮过,他的屋顶被吹没了,生产队队长说,你先坚持一下,咱们水稻种植区多的是茅草,等忙完这阵就给你修房子。那天莫教授睡在没有屋顶的屋子里,繁星满天刻画着星象命数。他一个接一个打着寒颤,看星斗虽然浪漫,但是很冷啊!就在就在那天晚上,我听见杜甫在我屋角吟诗,一个佝偻的身影在阴影里哀哭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读杜诗,可以提高你的思想情怀,它告诉你应该关注社会。

      

      杜诗教人家国观念,苏词教人处世态度。莫砺峰是苏东坡的异代粉丝,苏东坡虽称不上圣人,但一定是个伟人。苏子命运多舛,一生流放三次,离散九载,晚年时留诗,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东坡四十七岁那年,朋友带他去沙湖相田,遇风雨,友人急了,东坡却说,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淡定从容甚至有几分潇洒。在黄州四年,苏轼一直在进步,现在有些同学比较脆弱,动不动就轻易放弃,但是跟东坡比,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苏轼的诗有强烈的人生启发意义,他告诉我们有种更好的人生态度是可取的,有种更高的人生境界是我们可以为之努力的。


      讲座接近尾声,莫砺峰意犹未尽地说,我祈求上帝让我活到80岁,我还没把唐诗宋词读完,如果还没读完就死了,那我死不瞑目。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