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剑军:一路闯出来的丰富人生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13发布时间:2018-01-06编辑:汤子凡 见习编辑 刘星言

■记者团 张阳


蔡剑军曾就读于华中大法学院,研一时在北海道大学做过一年交换生,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他“叛逆”而活跃,玩乐队,享受朋克摇滚带来的自由,热衷于尝试一切感兴趣的新鲜事物。从小出生在中医世家,传统与新潮在他的身上得到很好的交融,他把中医药宝贵的财富挖掘出来,凭着自己的“死磕”的轴劲,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也闯出了自己的丰富人生。


创业:一场漫长的“死磕”


神宫旁樱花开放的时候,蔡剑军结束了北海道大学一年的交换生生活,搭乘航班回到了华科。将近毕业,当周围的人都在为论文和工作焦头烂额时,蔡剑军已经完成了硕士论文答辩,拿到了多份offer,一切看起来都顺风顺水。


但谁也没有想到,蔡剑军最终选择推掉所有的offer,拒绝了安稳的生活,走上了前途未知的创业之路。“人生的机遇是一瞬间,把握一下也许就成功了。”对于这个选择,蔡剑军承认有些“一时脑热”。“如果我一开始就进入大企业,等成家立业之后,那种创业的冲劲也许就没了。”抱着对人生多一份阅历的希望,蔡剑军决定“挥霍”两三年的青春时光去闯一闯。


蔡剑军出生在中医世家,祖上第一代蔡有成是晚清重臣沈葆桢的御用医师。中药房对童年的蔡剑军来说,并不是一个快乐的地方。“每次一生病就要被灌着喝中药。平时晚上不准吃宵夜,还必须早早睡觉。”生病时的难受,中药的奇苦和医家对生活习惯的严格管制,使蔡剑军像许多年轻人一样,对中医有着深深的抵触,认为那是老旧而落后的文化。


直到大三时发生的一件事,才扭转了蔡剑军对中医多年的偏见。当时,蔡剑军的母亲因为颈椎的问题病倒,疼痛难忍,在各大医院辗转治疗均不见好转,蔡剑军焦急万分。父亲翻出祖上流传的医书,试着按照秘方熬制中药贴剂,给母亲贴敷。几个月后,母亲的病竟然慢慢好起来了。蔡剑军特别高兴,他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中医的价值。


见识到中医的妙处之后,蔡剑军试着接受并运用这份老祖宗留下来的精华。蔡剑军喜欢打篮球,出现肌肉拉伤时,他会贴一些从家里带过来的中药贴剂。药贴消肿止痛见效很快,但问题也很明显:外观老气,药味很重,放在市场上很难受到欢迎。蔡剑军突发奇想:要是中药贴能做成既美观又没有药味的时尚贴剂就好了。搜集资料后,蔡剑军发现,国内的中医药贴剂产品相关的新潮消费品领域几乎是空白。


“我要把中医药宝贵的财富挖掘出来,要改变人们对中医老旧的看法,中医也可以有它时尚新潮的一面。”经过一番努力,蔡剑军把父亲制作的贴剂申请成了国家专利。申报成功后,不少大型药企获知相关信息纷纷向蔡剑军伸出橄榄枝,想要买断专利,但骨子的中医情结使蔡剑军不想手中的专利成为他人敛财的工具,而是希望通过它传承真正有实效的中医文化。在导师管斌和师兄吴阳的建议下,蔡剑军尝试把专利做成一个可以落地的创业项目。抱着这样的想法,蔡剑军开始到各处参加项目路演,踏上了漫漫创业之路。路演时,许多人表示了怀疑和不屑,有人直接质疑他:“你学法学的能做好中草药吗?”秉持着传统文化中的谦卑和忍耐的品性,蔡剑军对着怀疑的人群一个一个地递上名片,耐心地阐述产品理念。相信他的人却仍然寥寥无几。


此时,中药时尚贴剂的设想尚存在于蔡剑军的脑海中,还没有变成实体,在他手里的,仅仅是一份专利和药号。为寻找贴剂的生产渠道,蔡剑军顶着武汉6月的骄阳,每天骑着小黄车到各处的药店,向店员们介绍他的产品,希望签下供货协议。一个月内,蔡剑军跑了不下200家药店,仅有十几家谈成。还有一些店员甚至不愿理他,以为是江湖骗子。被人轻视的挫败感使蔡剑军一度陷入消沉。耳边劝他放弃的声音没有断过:“别创业了,秋招的时候找份好工作吧。”蔡剑军有些动摇了。


在蔡剑军创业之初,启明学院的老师刘玉是第一个对他表示支持的人。“能把传统文化挖掘出来和现代潮流行结合的创业者越来越少了,希望你能坚持下去。”遭受挫败后,郁闷的蔡剑军再次找到刘玉谈心。听过了蔡剑军的经历,刘玉竟然决定给他投资20万。这笔投资出乎意料,蔡剑军惊讶的同时,更感到压力重重,他得担起老师的鼓励和信任。冒着倾盆大雨回到合租房的那一刻,蔡剑军决定要和困难死磕到底。


7月中旬,创业之路终于慢慢走上了正轨。在刘玉老师的介绍和带领下,蔡剑军拿到了上海新进的种子轮投资,医药渠道的开拓也有了一定进展。他很快组建了自己的创业团队,创业的路上,也多了几位志同道合的人。7月下旬,蔡剑军注册了一家公司。


“做一件事就要磕到底,失败了,我也就认了,如果不失败我就继续磕。”蔡剑军的眼神很坚定,“多亏刘玉老师的帮助,那么难的日子我都走过来了,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要和它死磕到底。


2017年8月,刘玉老师参加美国纽约波士顿游学会之际,将蔡剑军的贴剂作为纪念品送给了当地的校友。对蔡剑军而言,这是对他的产品的巨大认可。


学霸的摇滚朋克和日式温柔


尽管选择了为中医文化的传承播撒种子,蔡剑军并不觉得自己传统,相反,他是个“叛逆”而活跃的年轻人,热衷于尝试一切感兴趣的新鲜事物。


高考后的暑假,蔡剑军觉得男生弹吉他的样子很酷,于是在某一天走进了琴行。那两个月里,蔡剑军近乎疯狂地练习吉他,每天从琴行开门待到打烊,练得手指上出了厚茧,练到茧子被琴弦割破。老板跟他开玩笑地抱怨:“学费都不够你在这里吹的空调费!”


大一时,蔡剑军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了乐队,担任吉他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学校的吉他吧以及一些活动上开场表演。一开始,蔡剑军还有些青涩拘谨,时间一长,他已经能在激情的音乐和人群中驾驭自如。吉他吧里灯光眩目,人群的呼喊嘶哑而疯狂。摇滚的、迷乱的、摄人心魄的狂欢氛围,让蔡剑军分外沉醉。他承认自己“喜欢朋克式的自由”,音乐,尤其是摇滚,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快乐。


除了玩乐队之外,蔡剑军还喜欢打篮球、玩桥牌、看日漫。“人生就是要多去体验不同的生活,去慢慢开拓自己的胸襟。”


这种乐于尝试的性格带给了蔡剑军丰盛而快乐的大学时光。但是,除了会玩之外,蔡剑军身上还有股学霸的“轴”劲儿。本科的时候,蔡剑军并不喜欢自己所学的日语专业,“常常学得很痛苦”。这份痛苦反而激发了蔡剑军的斗志:“越不喜欢的事情我越要把它做好”。为了锻炼日语水平,大二时,蔡剑军进入了一个字幕组,参与一些动漫的翻译工作,如《男子高中生的日常》、《钢之炼金术师》等。“在那样一个团队里,讨论如何精益求精,把每一句话翻译地更好,是很有趣的事情。”


不喜欢日语的他最终练就了一口流利的日语,在研一时顺利成为了一名北海道大学交换生。日本的拘谨、重礼数和低欲望的生活氛围,与蔡剑军热烈飞扬的本科生活成了两个极端。喜欢“朋克式自由”的他,总是感觉自己和清淡平静的“日式生活”格格不入。初到日本的两个月,蔡建军非常不适应。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太深,常常让蔡剑军心里很难受。


一天,蔡剑军生病了,宿管老奶奶特地来敲门,送给他一块北海道巧克力,“吃了强身健体”。这种平静、温暖的关怀让蔡剑军重新审视自己和日本的关系,他开始接受日本人性格中与自己不同的一面,主动地与日本同学交流,从最初的三言两语,到最后的无话不谈,蔡剑军逐渐理解了日本人的性格特点:外表内敛,内心往往细腻温柔。他开始留意并回报这样的温暖,常常在傍晚时分,和宿管奶奶一起聊天,一起扫地,并且多次参与日本小学的中外文化交流活动,为中日文化的交流做出一些努力;在与日本朋友的玩耍中,发现他们拘谨背后的可爱之处。


留学日本的经历给了蔡剑军更加广阔和包容的世界观,他觉得自己走出了“狭隘的世界”。日本人做事情的极尽细致和全身心的投入打动了他——“原来事情可以这么去做,中国人在某些方面确实是有些马虎了。”


2016年跨年夜,距离留日生活结束还有三个月。北海道神宫雪花飘落,白雪和夜灯衬托着古朴的宫殿,肃穆而神圣。人流熙攘,神宫旁正上演着热闹的篝火表演。蔡剑军踩着厚厚的积雪,停在神宫门前。祈福后,他求了一签。签上写着:运势大吉,新年会有意想不到的人来帮你。


那时候,蔡剑军已经在心中暗暗种下了回国创业的种子。几个月后,他将为创业投入他的激情、斗志、“死磕到底”的“轴劲儿”,以及“日式”的细心和严谨。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