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协HBDC: 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100发布时间:2018-03-24编辑:汤子凡 见习编辑 刘星言 图编 邱芊


■记者团 马婕盈 


      “你好,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男生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微微弯腰伸出另一只手微笑着向对面的女生说,女生略微迟疑,将一只手轻轻地搭在男生的手上。男生领着女生款款走到舞池中央,轻轻牵着女生的手踩着节拍缓缓舞动,女生抬起头露出迷人的微笑随着男生的脚步调整到最合适的步调。没有多余的言语,一对对男女沉浸在流淌的音乐和幽暗的灯光中。每周五晚的西区体育馆都会与交谊舞来一场甜蜜的邂逅,馆外是急促的脚步和阵阵的风声,馆内是优雅的身姿和轻快的乐声。

  

记者团 邱芊 摄


西体舞会是华中科技大学国际标准交谊舞俱乐部(简称华科舞协HBDC)举办,舞协HBDC由白云黄鹤BBS舞版的舞友发起,正式成立于2009年6月份,成立之初以“让交谊舞走进每个人的生活”为宗旨组织了社交班、摩登班、中西操的义务培训等多项活动。

  

用舞蹈拉近距离


西体舞会是舞协每周的固定活动之一,也是吸引学生参与进来的重要方式。“第一次参加舞会看到彩灯、摇头灯,灯光很暗,大家都在很安静地跳舞,男生穿着衬衫摩登裤,女生穿着长长的大摆裙,超级美,就像电影里出现的那样。”物流管理专业研二的陈雪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参加舞会的情景忍不住地加快语速。当时陈雪读大四,体育课选修的是体育舞蹈,又刚好参加了舞协的扫盲培训,跟着学了三次之后就听说了舞协举办的“春之源”舞会。舞会晚上七点开始,不巧下起了很大的雨,天气闷热雷声阵阵,邀请的朋友都因事无法到场。离开场不到一个小时,陈雪还在寝室里徘徊,“当时还挺纠结的,但就是想去看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陈雪还是去了舞会。

  

“当时真的是被震撼到了!”当灯光暗下来之后剩下的只有音乐,陈雪受到了男生的邀请,两个完全陌生的人跟着同一个旋律舞动了起来,“没有排练过,但就是可以配合的很好。”在舞蹈中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当时感觉自己就是公主。”那是前所未有的放松状态。从那以后陈雪爱上了跳舞,“我不跳的时候光看着他们跳就很开心。”到了舞会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不需要考虑烦心事,只需要用心聆听音乐的旋律。“我爱它的纯净,对,纯净……”

  

对于年轻人来说,交谊舞不够躁也不够酷,但它就像民谣歌曲那样将内心的感受用轻柔的方式缓缓道来,它不需要一次次地振臂高呼只需要让旋律静静流淌,淌进人的心海里。

  

研究生、博士生:舞蹈是科研生活的点缀


舞协中的成员大多是研究生和博士生,且理工科居多,白天基本上都泡在实验室中与一堆数据和各种仪器打交道。“我们的社交圈子是固定的,就跟科研组的人打交道,很少有机会接触其他学院的。”能源专业博士陈奇回想起自己加入舞协的原因时说,“大家都就是奔着交朋友去的。”舞会是一个小社会,来到这里大家放下矜持用同一种语言相识相知,那便是舞蹈。

  

刚开始学交谊舞时陈奇还是研究生,科研还没有现在这么忙,“当时练得很疯狂的。”周五是西体舞会,周六周日是在操场上的舞蹈培训,陈奇几乎场场必至。学会了之后几个舞友会相约在一起去武汉各大高校的交谊舞会交流学习,“从周五到周日,这三天我不是在跳舞就是在跳舞的路上。”一周的工作学习很忙,跳舞就成了忙碌生活的调节器,在舞蹈中音乐拨慢了时钟,分秒之间不再你追我赶,“你很难找到那样的放松状态。”

  

有了舞蹈生活总有一天会不一样,“你还学会了一项新技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了。”2017年9月,陈奇去俄罗斯参加一个学术活动,晚宴结束后主办方的学生提议放一个音乐轻松一下。音乐响起,鼓点声伴随着说笑声热闹非凡,欧洲的学生随即站了起来踩着旋律翩翩起舞,而在场的中国学生围坐在一起说“看,他们开始玩起来啦!”却很难融入进去。“我当时就冲上去邀请了一位俄罗斯的女生跳舞。”宴会中放的曲子刚好在平时的舞会上出现过,“当时就很惊喜呀,这个我不是跳过嘛!”陈奇成了第一位融入进去的中国人,“当时还真有点为国争光的感觉。”陈奇冲上去后,在座的中国学生也很快学着他的舞步走了上去,在接下来几天的学术交流活动中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学生很快地熟了起来也变得更加默契,舞会之后大家都是朋友。

  

“新人会来,但老人不会走”


来跳舞和成为舞协的成员是不一样的,舞协的成员需要负责舞会场地的协商整理、音乐的编排还要做好舞会的门禁工作。“其实还是很累的,成为工作人员后大部分时间都在维`s\vl VE`s\vl V当然会减少。”陈奇和陈雪都如此说,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他们对舞蹈的热情,“当你爱上了之后就变成了责任。”

  

舞协没有固定的面试也没有固定的成员,要出国交流搞科研发论文就紧着自己的事情做,一时清闲便来协会帮帮忙,“大家唯一的目标就是把舞跳好,这很纯粹。”陈雪说,“来这里不会给自己的简历增色,但都是出于爱。”舞协就好像是群雁的巢,你可以飞得很高很远追寻竹林芳草,也可以等到寒梅落尽回巢以舞会友。

  

热情在人就在,舞协的成员黏性很高只要没有毕业就会一直呆下去,和其它社团最大的不同便是新人会来但老人不会走。“现在去参加舞会就有一种跳一场少一场的感觉。”刚刚提交博士毕业论文的陈奇不免发出感慨。有一位11级的博士是舞协元老级的成员,毕业之后留在了武汉工作,每到周五都会回来与舞友少叙,“很多舞友结婚之后还会在BBS的舞版上发一些跳舞的感受,文字很美,看着真的很感动。”陈雪说。摇晃在舞池中央,仿佛延长了两倍的青春。

  

在一届又一届舞协成员的努力下,华中大的舞会可以说是武汉高校中办得最成功的。一个学期共举办18场西体舞会,每一场平均下来有200余舞友参加,同时还吸引了武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中南民族大学等周边学校的舞友,灯光的效果和舞曲的编排都给舞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也在创新,很多流行歌曲都可以成为舞曲的,像前段时间我们老用《客观不可以》跳吉特巴。”陈雪负责舞曲的编排,她特别强调舞曲要与时俱进,《小跳蛙》、《红尘客栈》等流行歌曲时常出现在舞会中,“你知道吗?TFboys的很多歌都可以跳平四的。”

  

舞协的成员年龄跨度很大,从本科生到博士生大家平等交流彼此以昵称相称。“用真名的话总觉得直呼学长学姐的名字不太尊敬,如果叫学长学姐的话又比较麻烦。”大家都会给自己起一个好记的昵称,不管是本科生还是博士生,在舞协我可以忽略你的年龄与你共舞。

  

晚上十点舞会结束了,舞友散尽舞协的工作人员将体育馆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大门关闭,大家迎着月光在幽静的小路上谈笑风生。脱下舞鞋和长裙,王子与公主的故事讲完后下一周是否还会有一个声音出现——“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