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鸣:论移民与城市活力

来源:华中大新闻网浏览次数:26发布时间:2018-04-13编辑:付蕾


   新闻网讯(记者团 见习记者刘婉茹)2018411日晚1900,第2237期人文讲座在东九C103教室如期举行,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 、移民与族群研究中心主任周大鸣身穿一身朴素的休闲装,面带微笑地走上讲台,结合自身丰富的实践经验,生动幽默地阐述了他对于“移民与城市活力”的深入思考及见解。


记者团 邱芊 摄


   “十年之后,我终于还是站上了华科的讲台。”讲座伊始,周大鸣回忆起与华中大的渊源,不无感慨。十年间,他每年都会收到讲座负责人郭玫老师的节日问候,从未间断。“所以很高兴来到这里,也希望和大家有更深入的交流。”

  

悄然发生的城市嬗变

   如何评价一个城市?以什么标准衡量它?人均GDP,公共服务设施,抑或其他?曾经的某一个时间段里,各大城市在统计人口时都极其谨慎,因为这影响到各项人均指标及城市声名。既往的研究里,这些经济行政因素也最为受人们关注。


   而周大鸣则从一个人类学者的角度提出,从城市人口的流入流出入手,开辟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城市转型。中国城市的特征,实际上正在经历从一种相对封闭的地域型城市向多元开放的移民型城市转变。



   以方言为例,过去每个地区和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腔调,一个习惯于武汉话的人对于上海方言的陌生程度基本等同于外文。这与中国社会经济的运作模式和相关联的国家行政制度都相关。中国早期的城镇化无非是把乡村的熟人社会体系搬到城市,社会结构基本没有改变。东北老工业区甚至经常出现一整个家族都在同一国企工作的现象,同一个大院同一个工作地点,与村落无异。


   反观现在,国内每六个人就有一个是流动人口;能用上海话在上海街头问路成功那叫做运气;很多一线城市五十六个民族汇聚一堂;今年3月两会正式决议组建国家移民管理局……高快速交通承载着数以亿计的流动人口昼夜不息,移民时代已然到来。


天然共生的移民与城市活力

   古今中外,城市的形成和拓展、城市的繁荣与衰落都与人口流动密切相关。一个城市的开放度和包容度决定了这个城市流动人口的流动规模,北上广深四座城市无一例外都是在流动人口的绝对数量和其所占比例上处于较高水平的城市,这些一线城市表现出了相当高的城市活力。

  

   我们今天所探讨的城市活力并非简单的都市化水平的单向提升的结果,也并非是城市建设、政府管理水平提高的简单过程。“从人类学的角度,重视移民在城市活力提升中的作用,强调城市的社会性,而不是简单的经济性及行政性,这在以往的城市活力研究中并不多见。”



   “我们没有意识到人口多样性和流动性对社会和国家发展的重要性。”周大鸣以阿里巴巴上市为例——八位敲钟人包括网店店主,快递员,农场主等平凡却不可或缺的人物,他们是移民时代的最佳缩影。互联网时代正是借力于庞大劳动力,城镇化的快速进步也离不开生生不息的移民人口。


   一系列数据是极其有力的证明。《2017年广东省统计年鉴》显示,从2000年至2016年,外来移民使得青壮年劳动力明显增加,发挥替代迁移作用缓解了城市老龄化压力,优化了人口年龄结构。相比之下,2011-2014年,东北地区净流出人口逐年攀升,且流出人口年龄更低,受教育水平更高,哈尔滨作为省会城市至2016年人口迁出率竟高达百分之十。与此相对应,东北地区的经济状况也面临着由明清时期“闯关东”发展到今天的“孔雀东南飞”的窘境,九十年代在国内发展水平名列前茅的境况已不复存在。


让城市回归于人——任重而道远

   刚到武汉时,周大鸣便注意到了火车站门前的巨大广场,和只顾美观而不考虑使用者舒适性的环行路一样,貌似宏伟却徒增许多不便,舟车劳顿的旅人要步行约一公里穿过广场才能换乘。再以广州为例,城市中的黑色人种数量逐年攀升,地域偏见和歧视却难以消除,误会纠纷时有发生。这些,都是城市活力这个话题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城市活力”是人类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它的特点在于“共同感”—包括移民在城市中的生活感,舒适感和安全感。城市是人居住的空间,没有了人,城市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在移民时代,城市的建设和发展要围绕着城市生活中的多元主体,强调认同和共情。



   说到这里,周大鸣从两个方面给出了衡量城市活力的指标——宜居性因素和人力资本积累,分别对应刚才提出的两个实例。从气候条件空气环境城市交通设施到土地住房政策,再到城市人口的素质、从业人口的受教育程度技术水平,城市活力最终体现在城市的文化多样性中。而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障碍重重。

 

   “一个积累了千年的传统你很难去改变它。”谈到中国城镇化转型面临的问题,周大鸣蹙起了眉头。“去年票房大卖的《战狼》让我很担忧,影片中透露出的文化中心主义以及对非洲地区的想象性描述竟然受到那样广泛的欢迎,这说明地域主义乃至种族主义仍然存在,而这对于人口的交流融合是非常不利的。”

  

   讲座的最后,投影幕布上显示出一张照片——内蒙古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城,著名鬼城之一。恢弘优雅的建筑空无一人,在荒漠里接受余晖的洗礼。这是移民时代必须面对的初生的阵痛,也是我们探索新型城镇化的动力。周大鸣笑着对同学们说:“是不是很美的房子?所以说前路艰辛。我今天只是抛砖引玉,实际上不只城镇化道路,在整个中国的建设过程中,以人为本都是重中之重。”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