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方舟、陈铭:人生小满,相遇未来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41发布时间:2018-04-23编辑:张歌

      新闻网讯(记者团 马婕盈)小满者,物质于此小得盈满。小满是一个节气,小满时节作物灌浆饱满却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小满是一段人生,少年初成跨入大学,成年却未成事。正值小满意气风发,遇见未来有藏不住的激情也有盖不住的彷徨。4月22日晚七点在劲牌小满公益讲座上蒋方舟、陈铭回味自己的小满,邂逅人生的大满。


蒋方舟:我喝的“鸡汤”没有“毒”


      读者问蒋方舟:“我看什么书可以‘致郁’?”蒋方舟想了想说:“我不需要致郁,因为我是一个忧郁的人。”


      大学时期的蒋方舟因为胖而忧郁,“当时的我就像高晓松和臧天朔的结合体。”用极端的减肥方式透支着身体,“那时,一天中午我可以在三个食堂吃三顿饭,再过一天我就什么都不吃。”父亲则用“煲鸡汤”的方式关心着她,给她列出长长的书单,《科比见过凌晨四点钟的洛杉矶,你见过吗?》、《高效人士的七个优秀习惯》、《气质女人一辈子要读的五十本书》等等,无一不是“鸡汤”文。忧郁的蒋方舟在“鸡汤”中找寻治愈。



      如今的大学生却爱上了能够致郁的“毒鸡汤”。“毒鸡汤”是一种丧文化,它告诉人们:别人比你优秀又比你努力,你努力了有什么用?大学生用“毒鸡汤”反抗着父辈的价值观。“毒鸡汤”是一种小聪明,也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考上了大学成为了天之骄子,步入社会却发现自己一无是处,有些人靠着“原生家庭”的力量赢在了起跑线也冲到了最前端,而大多数的人泯灭了刚入大学时的优越感,喝起了“毒鸡汤”。


      “我时常在想,努力真的没有用吗?”七岁开始写作,十二岁为《南方都市报》写专栏,考上了清华,成为《新周刊》的副主编,这一路走来,蒋方舟用努力煲着鸡汤,改变着生活。


      写专栏时蒋方舟还上着学,几乎每天都过着双重的生活。放学回家开始写作业,写完作业就睡觉,凌晨三点起床写作,一直写到七点半。听着楼下扫帚的沙沙声,蒋方舟收拾书包准备上学。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将近五年。大学伊始,蒋方舟便为《新周刊》工作,上课加外出采访,依旧是双重的生活。临近毕业答辩,她刚结束采访匆匆忙忙地从台湾赶回来,拿着皱皱巴巴的论文交给老师,老师看着装订不合规范的论文生气地将它甩在了蒋方舟的脸上,“那时候真的是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处理。”她只能陪着笑脸重新装订。工作和学业很难兼顾,双重的生活只有咬着牙坚持。


      毕业之后,蒋方舟成了《新周刊》的副主编,用努力完成了蜕变。“老师给我的毕业寄语是:你用同样的时间做了两倍的事情。这是对我最大的褒奖。”


      努力真的没有用吗?蒋方舟说:“除了努力我想不出其它的办法去改变在社会中的位置。” “毒鸡汤”以嘲讽荒诞的方式传达着对社会的不屑,看似聪明却远离真实,人生小满的青春年华不如努力一把。


陈铭:我要替待朱军的位置


      高考之后,压抑忙碌的生活顿失,陈铭犹如脱缰的野马在大学中肆无忌惮地驰骋。陈铭的高考成绩是582分,当年武汉大学的录取分数线是554分,选择武大是因为在武大播音主持的艺考中名列第二,享受分数线降百分之九十的优惠。陈铭以高出将近130分的成绩就读于武大播音与主持系。“你能想象我当时的状态吗?人都是横着走的,眼睛长在头顶上。”



      大一时陈铭将高中对大学的所有向往发挥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上课就去晃悠一圈,我下铺那哥们儿无聊到用鼠标右键单击、‘刷新’、单击、‘刷新’……点了半个小时,我看了他半个小时。”最疯狂的一次在圣诞节前夕,陈铭去网吧打游戏,从平安夜到元旦,一周的时间都泡在网吧里与游戏相守。“大学生都一样,沉浸在那样的环境里就不觉得疯狂。”


      陈铭和大多数人一样百无聊赖地度过了一个学期。新学期开始班主任把时任班长的陈铭叫到了办公室,“陈铭,你在将近二十年的人生中有没有感受到一个时刻,一个真正可以物我两忘、极其幸福的瞬间?”陈铭认真地想了想说:“有,高二放暑假时我把作业写完了,在四十多度的大热天中开着空调,喝着冰可乐,玩着“仙剑奇侠传”的游戏,那是我人生中最满足的时刻。”班主任接着问:“你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很自由地切换到这种状态之中,一个月大概要挣多少钱?”陈铭很惊讶地看着老师,想着回寝室把空调一开就可以了,老师认真地算了一笔账:在自己的房子里玩电脑、开着自己的车买可乐、能够自己供给衣食……一个月下来还贷款加生活费要挣到一万五左右。以陈铭目前的学历和能力只能当个月薪3000左右的保安,根本无法让自己自由地切换到那个幸福瞬间。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陈铭仔细地思考着自己未来的职业。“我播音专业第二,当个主持人一定比保安挣得多吧。”打开电脑,陈铭将各个等级的主持人月收入查了个遍。第二天,陈铭找到班主任说:“我知道了,当个省一级卫视的主持人月薪大概是一万五左右。”班主任镇定地拿出手机说:“我给孟鑫(央视导演)打个电话,今年的春晚把朱军换下来,你上。”陈铭以为老师在开玩笑,但看着老师严肃的表情又想着老师的家庭背景,思考了一下说:“不行,这个我不行。”班主任让他把今年不能主持春晚的原因逐条列在了一张A4纸上,“第一,我长得太年轻;第二,强控制不行,坚持不了四个小时的春晚直播;第三,应变能力不够……我列了十五条。”班主任让他回去将这十五条一条一条地划去。


      那天之后,陈铭第一次六点半起床去操场上练声,“室友不能理解,以为我脑子出了什么毛病。”日复一日,他坚持了四个月,划去了“强控制”那一条。大二时开了新闻写作课,可以锻炼播音过程中的应变能力,但老师的大野口音很重,上课听不懂在讲些什么,不过老师的板书很多,陈铭每次上课都坐在第一排,一字一句地将黑板上的字誊写到笔记本上,厚厚的笔记本写满了四分之三。“我不是不逃课,但只要是与A4纸的那十五条相关的课我从来没有逃过。”


      大三下学期,播音主持系的学生要出去大实习,陈铭选择了中央电视台的体育频道,时值奥运,正是体育频道缺人的时候。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筛选,最终只留下了陈铭和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的一个男生。最后一轮面试,陈铭和那个男生各录了一条体育新闻,“录完之后真的服气,那个男生水平很高,就是一种我努力了但就是比不上的服气。”面试的最后陈铭已经没有了希望,但编导冲了进来给他们两个一则快讯,用五分钟的时间写成新闻稿并播报,“我当时一听就高兴,厚厚的一本新闻写作笔记就在脑海中转。”他进了央视的体育频道,完成了奥运以及NBA期间的赛事播报。



      实习期过回到学校,陈铭和班主任一起吃饭时说:“老师,我十五条划完了,你打电话吧,今年我可以替代朱军。”班主任回答说:“还用我打吗?你不是刚从央视回来吗?”


      最后的最后,陈铭成了为人所熟知的陈铭,在湖南卫视主持《向上吧,少年》,加入《奇葩说》,录制《非正式会谈》……


      大学时的我们何其相似,毕业后的我们又何其不同,人生的小满到了,相遇的未来会是什么模样?路在脚下,决定在心中。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