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孝明:东方主义,非东方为主也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13发布时间:2018-06-11编辑:记者团

  新闻网讯(记者团 见习记者 王珮琦)6月8日晚7点,第2253期人文讲座于西十二S110开讲。美国新泽西州海洋学院终身教授、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和“全美英语教师联合会”永久会员杨孝明教授为师生讲述了什么是“东方主义”及其所导致的中国人的“西方主义”。



  “东方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欧洲人的发明”,杨孝明教授在解释东方主义的概念时指出,在西方人的观点里,东方是欧洲文明和语言的发源地,是欧洲文化的竞争者,同时也是其最深层、最反复出现的他者的形象。作为其形象、思想和人格的对立面,东方帮助界定了西方。


  接着,杨教授讲述了东方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第一部分是学术界,任何研究东方的西方人都可以成为“东方主义者”,他们沿袭了从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欧洲殖民者居高临下的傲慢态度。第二部分是作家,他们以东西方的根本区别为出发点,通过诗歌、小说、政论等形式为西方人描述东方。第三部分是一些直接与东方打交道的权威机构,如殖民时期的殖民机构、现代的文化机构中的常驻记者、语言考试机构等。


  杨教授用几位西方人的观点举例论证了东方主义。英国前首相Arthur Balfour在论及为什么要在埃及实施殖民统治时谈道,东方人不具备自治的能力,他们需要西方人进行统治,这无疑对他们是有益的。十九世纪法国作家夏多布里昂认为,对自由和道德规范,东方人都是无知的,武力是他们的上帝。当一个有一定造诣的东方主义专家去他所研究的国家旅游时,他总是带着一种不可动摇的抽象理念,他对所见所闻没有兴趣,唯一感兴趣的是去证实他的陈腐的观念是有依据的,并将其用于描述东方人。



记者团 胡家轩 摄


  在西方人的东方主义影响下,产生了中国人的西方主义。在杨教授看来,文化精英们最先接触到包括“东方主义”在内的西方文化,是他们将西方文化介绍给中国人的。严复翻译了亚当·斯密的《原富》之后的一百年来,文化精英将西方文化的层层面面搬进了中国,同时形成了一种特有的文化,便是“中国的西方主义”。


  中国的西方主义引发了民族文化的危机。“中国在文化的领域中是消失了:从文化的领域去展望,现代世界里面固然已经没有了中国,中国的领土里面也几乎已经没有了中国人。”其表现之一便是在引入西方文化的过程中,精英们“照单全收”,对西方文化中的内容,特别是历史以及各学术、学科的分门别类,不加任何思索与批判统统请进来。


  对此,杨教授展示了几个例子。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的《世界100位名人成长故事》在介绍哥伦布时,称赞他为“地理大发现的先驱者”“名垂青史的航海家”,却忽略他航海的初心是寻找金子、对印第安人压制残害的事实。在介绍林肯时,只顾褒扬其为反对种族歧视斗争树立光辉榜样,却忽略林肯曾说过从没赞同黑人与白人在社会和政治上平等的历史事实。在中国近代的“文化精英”中,这种现象尤为明显。


  由此可见,中国的西方主义在东方主义的影响下发展,反过来印证了东方主义的观念:西方文化是世界的核心,东方文化仅仅是其附属品。东方主义非东方为主,杨教授希望中国人能够反思在东方主义的影响下中国的得与失,探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真正东方的道路。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