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风采】闫新宇:军旅改变了我

来源:记者团浏览次数:170发布时间:2018-09-26编辑:记者团 张阳

■记者团 陈姿兵 马盈婕


  走出西操训练场时,站岗兵向闫新宇敬礼,闫新宇错愕了一下,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不好意思地对身后的记者说:“我现在很怕别人向我敬礼,因为我已经退伍两年了。” 如今,这位退伍的老兵重回训练场,身着雪白笔挺的海军教官服,身份已从一名军人变成了2018届新生的军训教官。


  2013年9月,机械学院的大三学生闫新宇应征入伍。2018年9月,闫新宇成为华中大机械学院的研究生,再次穿上军装,在训练场上延续着自己与军旅的缘分。


列车北上,启程入伍


  采访当日,华中大秋季入伍欢送会正于大学生活动中心举行,闫新宇作为退伍老兵出席欢送会,并与行将入伍的新兵交流从军心得。19位新兵穿着迷彩服,将头上的帽子整理了一遍又一遍,胸前是一条“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的绶带和一朵大红花,略显青涩的脸上是坚定严肃的神情。5年前的闫新宇也曾是这样。


  闫新宇小时候住在部队大院旁边,每天都能听到军营里的军号声,无论是狂风骤雨,还是数九寒天,总会有铿锵有力的操练声传来,闫新宇告诉记者,这段儿时的记忆为他埋下了参军的种子。


  进入大学后,闫新宇比较羞涩内敛,不太爱与人打交道,时常打不起精神。“大学生活没有他想要的那种激情,”武装部的老师说,“他选择去部队拼搏进取,在部队里重新找回了自己。”


  回忆起五年前自己即将启程入伍时的情景,闫新宇坦言,当时的自己有畏难情绪。 “出发前,突然很舍不得同学和父母,甚至有想过放弃。父亲看出了他的犹豫,反复给他做思想工作。经过反复的考虑,闫新宇决定遵循自己最初的选择。“当兵,为家,为国,都是一件光荣的事。既然是自己笃定的事,就要去坚持”。


  时间没有停留,闫新宇北上的列车要出发了。部队在普通客运班列的最后加了两节车厢,巧合的是,回乡的父母也恰好乘坐这趟列车。


  电话中的告别换成了现实中的相见。穿过一节节的车厢,一家人在车厢的连接处相见。由于部队的车厢没有和普通车厢打通,闫新宇和父母中间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尽管说得很大声,却依旧听不到对方的声音,看着父母一张一合的嘴唇,闫新宇挥了挥手转身离开,生怕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我和父母就隔着一面玻璃,能看到他们,却听不到他们说话”,就是在那一刻,他才真切体会到了从军离家的伤感。列车抵达北京,闫新宇整理心情,面前是未知的两年,他将要在绿色军营里谱写自己的青春华章。


成就感来自于一次次的突破


  刚到新兵连时,闫新宇的身体素质比较出众。起点越高,突破就越难。经过初期的训练,他身边的战友进步明显,“大家都进步的情况下,我却在原地踏步”。这种落差令闫新宇感到沮丧。


  闫新宇迫切地想要得到提高,几乎把训练融入到了生活中的点滴。打水时,为了锻炼力量和耐力,他总是提着两个水瓶跑着去。只要路过单杠场,就会停下来去拉几组。战友们休息时,闫新宇就一个人在训练场挥洒汗水,甚至连吃饭都是为了训练考虑,“每次吃饭都会吃很多,怕训练量大,自己体力跟不上。”渐渐地,闫新宇的各项体能测试也不断取得突破,在新兵连里的各项成绩都名列前茅。


  在新兵连中表现出众,下连时就有很多种选择摆在闫新宇面前,甚至包括“师部军乐团”这样相对轻松的职位。但闫新宇依然选择去最艰苦的地方锻炼自己。他到野战部队,成为了一名炮兵连的侦察兵,去接受更加严苛的考验。



  艰苦的训练也给了闫新宇一场闪光的军事邂逅。2014年8月份,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上合组织成员国组织近7000人的兵力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进行大规模的“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事演习,闫新宇就是其中的七千分之一。谈及那次“沙场秋点兵”,闫新宇兴奋之情犹在,“一辆辆装甲坦克从身边经过,烟尘滚滚,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成就感油然而生”。


激情之外的军旅日常


  在部队里,除了豪迈激昂的号角和突破极限的呐喊,也有对家的牵肠挂肚和琐碎劳动的枯燥乏味。



  “其实对我来说,身体苦是次要的,主要还是心理苦”。在学校里是自由的,课堂、社团、游玩……各种各样的活动填满了一天。来到部队,这种自由没有了,日复一日的训练机械地重复着。“除了训练你没有太多事情可做,当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给父母打电话。”部队生活很单调,能聊的话题很少,“就是想听他们说说话。” 


  除了想家,单调的部队生活也困扰着闫新宇。野战训练并非想象的那样,“我想吃最苦的苦,但其实我们经常在训练时间被派去做诸如抹水泥台、刷墙这样单调枯燥的工作。”一次,班长指派他去刷地,部队的地板都是拿着巴掌大的小刷子一点一点刷出来的,闫新宇蹲在地上,一刷就是一上午。可等战友们回来,刷过的地立马就被踩脏了。闫新宇极度不理解,为什么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做这些事,入伍时的血气方刚逐渐褪去,无奈和气恼侵入心里,他甚至一度问自己“当兵的选择是不是做错了”。没有梦中的战场与硝烟,更多的是冗杂的日常,那段时间才是最为煎熬的。


  激情淡去,心态一直在调整。部队的很多规矩都是冷酷刻板的,地一定要刷干净、被子一定要叠成方块、拐弯一定要拐直角、点名一定要大声喊到……不能违反,更无法反抗。但时间长了也就想明白了, “这类工作就是在磨心性。反复中培养了我的耐心和服从命令的态度”。因为性子里的那份豁达与积极,闫新宇慢慢学会在看似琐碎的任务中磨炼自己,并对军人这个称谓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卸下戎装,使命犹在


  两年的军旅很快就结束了,卸下戎装回到校园,闫新宇依旧是个“军人”。两年,他舍弃了学业也舍弃了友情,但“军人”融进了他的内心也改变了他的性格。


  重回校园的闫新宇带回了在部队时的激情与自信。征兵宣传、学生工作、军事训练……到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眼下,闫新宇正在筹备 “华中科技大学I军团”的揭牌仪式,这个由他提议并牵头筹备的社团,倾注了他不少的心血。创立社团的初衷很简单,自己虽然已经退伍,但对军营的热爱从未减散,一日为军人,终生为军人,既然曾经是一名军人,就要继续服务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当我们以“一军团团长”称呼他时,闫新宇立刻笑着摇头,他对军队里的称呼特别敏感,不愿被称为“团长”,因为这个官职太高。看得出来,两年的军旅生涯,在闫新宇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退伍后的闫新宇在继续学业的同时,始终没有停止服务社会的脚步。谈到自己参加的众多公益活动,闫新宇说,参军入伍受到了国家的很多支持和优待,所以即使退伍,也有义务去回馈社会。在听说武汉将要承办世界军人运动会时,闫新宇毫不犹豫地选择参与军运会的志愿服务工作,成为首批“2019年世界军人运动会骨干志愿者”。


  退伍三载,闫新宇又将在华中大开启新的旅程。提及学业,这位机械学院的新晋研究生毫不避讳地表示,离校入伍使自己的功课落下了很多,某些方面可能还不如一些大二大三的学生,“不过,会尝试去复制刚入伍那一年的做法,超越自我”。 


  穿着朴实的军装,在青春年华将汗水挥洒在大地上,血气方刚的少年褪去锋芒,学会忍受枯燥学会雕刻自己。“一日为军人,终身为军人。”这句话说得最多,喊得最响。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