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医学院陈建国教授团队揭示调控抑郁的新机制

来源:基础医学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6-05 编辑:粟晓丽

新闻网讯(通讯员 尹燕华)抑郁症因发病率高、复发率高等特点,已成为严重危害人类生命与健康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到目前为止,全球已有3亿多人罹患抑郁症,并呈逐年上升趋势。抑郁症不是“作”,也不是矫情,而是一种很难自愈的情感障碍性疾病,是大脑内部出现了问题,会有明确的“物质基础”。杏仁核是大脑中的神经核团,因呈杏仁状而得名,是大脑中产生情绪、识别情绪和调节情绪的中枢核团,情绪上的刺激会引起杏仁核强烈电活动,并形成长期的“痕迹”(即物质基础的改变)储存于脑中,进而影响行为。



近期,基础医学院陈建国教授团队研究发现,杏仁核脑区的分子信号改变导致该脑区功能失调在抑郁症发病中至关重要。神经精神病学顶级杂志《生物精神病学》(Biological Psychiatry,影响因子11.982)在线发表了该团队的研究成果,文章题目为“A-Kinase Anchoring Protein 150-PKA Complex in the Basolateral Amygdala Contributes to Depressive-like Behaviors Induced by Chronic Restraint Stress”。基础医学院博士研究生周海云、博士后何金钢和胡壮丽副教授为第一作者,陈建国教授和王芳教授为通讯作者。


目前抑郁症治疗最主要的药物是上世纪80年代研发出的抗抑郁药—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但这类药最大的缺点是起效慢、且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病人对之不敏感,即出现抵抗作用,说明还有新的药物靶点有待发现。近年来,随着抑郁症发病机制研究的快速进展,一类新的药物靶点谷氨酸受体得到了高度认可,在此基础上研发出了新型抗抑郁症药物Spravato(esketamine),并于今年2月正式上市。这类新药是一种非竞争性NMDA型谷氨酸受体拮抗剂,起效快、对难治型抑郁症效果良好。这是近三十多年来首个新机制抗抑郁症的药物,其成功上市进一步鼓励更多地研发作用于谷氨酸受体的药物。除NMDA受体外,另一类谷氨酸受体AMPA受体亦成为药物研究热点。已知AMPA受体受一种脚手架蛋白A型激酶锚定蛋白150(AKAP150)调控,这种脚手架蛋白可以将蛋白激酶A(PKA)、蛋白激酶C(PKC)和钙调磷酸酶(CaN)靶向连接到谷氨酸受体上,调节突触可塑性,从而影响行为,包括抑郁样行为的改变。陈建国教授团队的研究发现应激可以增加杏仁核突触部位AKAP150的水平,激活杏仁核AKAP150-PKA信号,特异性干扰杏仁核脑区AKAP150-PKA的作用具有抗抑郁作用,提示AKAP150有望成为抗抑郁症药作用的新靶点,通过适度干预这一脚手架蛋白,进而调控AMPA受体功能可产生抗抑郁症作用,并可避免直接干预AMPA受体本身而产生强烈的毒副作用。


该项研究工作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项目、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首席科学家项目、教育部“创新团队发展计划”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大力支持。


全文链接: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06322319311175?via%3Di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