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法医学系校友柯伟力被授予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
发布时间:2022.08.31

来源:法医学系 编辑:班倩 浏览次数:

8月30日,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和“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了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和“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其中,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刑事技术室副主任、我校法医学系校友柯伟力被授予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



获得此次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柯伟力内心澎湃:“感恩党中央、感恩习近平总书记,给了我这么大的荣誉,这是对我的莫大激励和鞭策。我将在新的起点继续努力,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踏踏实实把工作做好,用心用情把群众服务好,尽我所能解决群众的急难愁盼,为护航‘两个先行’贡献自己的力量!”


柯伟力从警17年来,一直潜心钻研法医技术。他忠实践行“人民公安为人民”的初心使命,除了为命案逝者伸张正义,他已帮助212名游子团圆,成功案例数居全省第一名。


筑牢忠诚警魂坚守法医岗位


法医,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职业。2005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专业的柯伟力考入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分配到刑事科学技术室,这一干就是17年。



柯伟力怀着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对公安事业的满腔热爱,深深植根在基层刑事科学技术工作中,参与各类命案现场勘查100多起,检验尸体1000余具,完成各类损伤鉴定2000余例。无论是夜探血腥恶臭的现场,还是深入充斥病毒的空间,他从不叫苦叫累。


“这些年来,法医的工作条件在持续改善,我刚参加工作时,个人防护装备就是一个口罩、一双医用橡胶手套,现在个人防护装备和疫情防控‘大白’是一样的,再加上高标准的尸体解剖室,我们工作便利性和安全性得到充分保障。”柯伟力说。



作为法医,在损伤鉴定工作中与群众接触较多,伤情的轻重直接关系到法院的判决。面对部分当事人的求情、送礼乃至人身威胁,柯伟力严守纪律底线,从未将手中的权力变现,树立起党员民警忠诚干净担当的良好形象。


在公安部部署的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中,柯伟力翻阅了路桥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命案积案的全部材料,不放过每一个物证,不漏过每一个线索,通过技术比对与分析研判,屡屡让冷案重现曙光。


“2006年,某村发现了一些高度腐败的尸块,没有监控视频,也无人报警称有亲友失踪,几乎没有一点线索可供发力,这起案件成为无头悬案,也成为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柯伟力说,“我们分析尸体后发现,其与云贵川地区人群特点高度相似,于是我们多次到西南地区寻找失踪者,还到处登报打听,都没有下文。”


2021年,随着刑事科学技术的进步,路桥公安在省市刑侦部门的指导下重新启动对这起案件的侦查,通过台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DNA实验室的多次检验,尘封已久的物证重现曙光。柯伟力从DNA技术比对到出差排摸都冲锋在前,他穿越深山老林,在风雨中熬过长夜,最终在云南找到了重大线索,案件顺利告破。


两年来,柯伟力运用新技术、新手段直接侦破命案积案7起,数量居全省县级公安机关首位,将2004年以来路桥区命案积案全部清零,为维护社会稳定、还逝者以公平正义作出了突出贡献,工作成效得到了公安部五局的通报表扬。柯伟力因此荣立个人二等功。


竭诚为民助200多位游子团圆


随着社会治安的进步,命案越来越少。面对新形势,柯伟力从逝者之寻向生者之寻转型。“侦破命案积案和帮助寻亲所涉及的科学技术,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都是一个找人的过程,例如我们现在用的DNA鉴定技术和人像比对技术,就让许多过去的‘不可能’,如今变成了‘可能’,这是用科技手段来弥补历史遗憾,也是我作为人民警察的职责所在。”柯伟力说。


2021年,公安部部署开展以侦破拐卖妇女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妇女儿童为主要内容的“团圆”行动。柯伟力牢记“以人民为中心”的责任和使命,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想尽千方百计,寻遍千山万水。



在柯伟力帮助的寻亲者中,失散时间最长的达77年,认亲年龄最大的已经102岁,相隔最远的跨越大洲……用大海捞针来描述毫不为过,柯伟力却迎难而上,截至记者发稿已帮助212名游子团圆。


虽然大家都在用着同样的技术,但是柯伟力取得的战绩在全省一骑绝尘。他透露了秘诀:“传统的侦查排摸手段很重要,像和寻亲者深入谈心就是我的‘必修课’,问问他们有没有对家乡的风俗记忆、饮食习惯的爱好,都有助于帮他们早日找到亲人,有个寻亲者记得小时候周围人穿着少数民族服装,那就和线索中的云南对应起来。”


今年58岁的刘东辉,现为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医学博士,留校任教多年。他出生几个月就被跨省抱养到山东。近年来,得知身世的刘东辉多方寻找失散多年的亲人未果,慕名向柯伟力求助。1月14日,在柯伟力的帮助下,他终于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桃源镇和失散57年的哥哥、姐姐团聚。


刘东辉在给浙江省公安厅的感谢信中写道:“这正是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光辉体现,我如此幸运搭上了‘团圆行动’的列车,圆了我近60年的心愿……为了游子们的回家梦,你们有求必应,热情接待,是新时代最具奉献精神的楷模,是最受我们尊敬的人!”


帮人寻亲背后的高风亮节


随着成功案例逐渐增多,柯伟力在全国的寻亲者群体中名气越来越大,他收到的求助者名单越来越长。“这位寻亲者寄来血样时已经是癌症晚期,今年5月,我帮他在苏州找到失散多年的哥哥时他已撒手人寰,他的妻子带着儿子、孙子前往苏州寻访亲人,用这种方式告慰亡灵,达成了特殊的‘团圆’……”对于自己经手的每一个案例,柯伟力对其中的细节和脉络记忆得格外清晰。


路桥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朱德喜说:“一般来说,法医是不怎么出差的,自从开始帮人寻亲,只要疫情形势缓和,柯伟力就会隔三差五到全国跑一趟,比一线民警还要一线。”


“我一般早上7点钟就到单位了,但是柯伟力常常比我来得更早,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里的DNA数据库,他这两年头发白了不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几岁,我开玩笑说他帮人寻亲‘上瘾’了。”刑事科学技术室主任董文彬说。



“路桥公安分局送过来的寻亲血样是最多的,只要群众还有寻亲需求,我们实验室将一如既往地检验比对并提供技术支撑。”台州市公安局DNA实验室负责人李达说。


作为见惯生死的法医,是什么让他如此付出呢?“往大的方面说,是践行‘人民公安为人民’的初心使命;往小的方面说,是人性中的真善美打动了我,记得有位寻亲者某日给我发来一段微信:‘今天是我在福利院登记的生日,我想家,想从未见过的母亲……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唤起了每一个人心底里的柔软。”柯伟力说。


据了解,成功团圆的寻亲者出于内心感激,千方百计想宴请柯伟力,但是全部被他婉言谢绝;不少人送来名贵礼物,他也坚持不收,只留下一面锦旗作为纪念。在柯伟力的工作室里,上百面锦旗已经找不到地方悬挂,只好折叠起来和寻亲者合影照一起摆放得满满当当。今年以来,柯伟力克服疫情的影响,又成功帮助80多位寻亲者团圆。



柯伟力说,各级领导对自己的支持一如既往,从业务支撑到经费保障,都给予很大支持,最近在分局领导的鼓励下,他结合数字化改革和“公安大脑”建设,准备推出“浙里回家”应用项目(暂名),与民政、卫健等部门加深合作,更好地服务寻亲群众。


学校微博
双月单篇点击量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