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玥副教授:我有科研“魔法配方”

来源:宣传部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12-18 编辑:汪泉

■记者 汪泉 记者团 汪子芮


当从团队负责人韩宏伟教授那里得知自己与荣耀光副教授、梅安意博士作为共同第一作者完成的论文正式被《科学》杂志接收的时候,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副教授胡玥正在美国布朗大学做实验。


这篇名为《钙钛矿太阳能电池产业化的挑战》的综述论文,大家从2018年年初开始着手,到《科学》杂志确定接收,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被反反复复修改了几十遍。与圆满的结果相比,胡玥更看重的是在完成文章过程中的收获:“编辑和审稿人提出的问题让我们对自己从事的研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关注到了那些过去没有注意的问题。”她说,在完成这篇论文后,自己从合作者、编辑和审稿人处都学到了很多知识,能站在更高的地方,用更宽广的视角来看待钙钛矿太阳能电池这个行业了。“至于文章的发表,到最后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已。”


水到渠成——似乎正是对胡玥求学、科研、从教经历恰如其分的总结。



从本科到博士,胡玥“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她是“学霸”:大二就作为项目负责人依托田禾院士和花建丽教授课题组开展 “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研究,拿下全国奖;大四赴英国交换期间,以年级第一的成绩申请到全奖奖学金进入爱丁堡大学继续太阳能电池研究;博士毕业后,获得了爱丁堡大学授予化学院最优秀毕业生的弗雷泽·司徒塔特奖(Fraser Stoddart Prize),这是该奖第一次授予亚洲人。她是“活动家”:大二参加学校推荐的科普写作培训班,结识大三一同创业的小伙伴;发现享受不到“做生意”的乐趣,又回到科研的怀抱;在英期间,将“吃喝玩乐一条龙”的故事分享到网络,追寻哈利·波特在英国的足迹,成为“穷游网”签约旅行作家;当上爱丁堡大学宿舍管理员,为国际学生之间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跑前跑后。



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弗雷泽·司徒塔特为胡玥颁奖


在确定以科研为终生事业之前,胡玥做了很多尝试。然而,每一次偏离轨道后对科研的那一点想念,让她终于认定了此生无法离开科研。正因为尝试过、努力过、付出过,胡玥深知“热爱”的重要性。“选择没有高低好坏,只有喜不喜欢。”正如2018年刚毕业的博士生侯晓萌所说,胡玥总是以开放和乐观的心态看待周围的一切,对未知充满了好奇。她尊重学生做出的选择,鼓励学生去尝试,去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并且愿意尽自己所能帮助学生实现梦想。在胡玥的世界里,工作就像升级和打怪,每天不一样,但都充满乐趣。


“胡老师实在有点传奇。”课题组2016级博士生王启飞这样评价胡玥。和学生一样是90后的她,看上去就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女生”。她会带大家去春游、秋游,有什么好玩的事情,都会和大家分享。学生不光可以和胡玥讨论实验问题,还可以聊八卦,一起追剧,一起玩密室逃脱,一起参加荧光夜跑。看到实验室大家做实验辛苦,胡玥还会一箱一箱地买零食放在休息室。


更让学生印象深刻的是胡玥对待科研的态度。王启飞拿到自己交给胡玥修改的论文时非常震惊,整篇文章密密麻麻写满了胡玥400多条批注,从实验的方法、数据分析到标点符号都有修改,旁边还细心地标注着修改的原因,值得参考的文献和注意事项。在胡玥的指导下,王启飞把文章前后修改了8次。这个过程中,他认识到要成为一位真正的研究者应该要具备的那股子认真劲。






图为胡玥在工作中


也有学生不理解胡玥:“读博士,做研究已经够忙了,有时间你不好好休息,还去做那么多其他的事干嘛?”


“做研究是正事,写游记也是正事,跟大家分享快乐更是正事。”在胡玥眼里,她下功夫去做的每一件事,都充满乐趣,没有丝毫负担的感觉。这背后的动力则是——打心眼里喜欢。


这份“随心而动”,或许源于胡玥科研道路上几个重要的导师。对自己一路上碰到的恩师,胡玥满心感激,不论是最初引领自己接触科研的田禾院士、花建丽教授,本科设计遇到的AP de Silva教授,还是博士生导师Neil Robertson教授,他们都用严谨认真的科研态度和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塑造着胡玥的价值观。


申请博士学校的时候,胡玥曾经想要选择名气大、排名靠前的学校。深知她研究兴趣所在的指导老师AP de Silva教授第一次发了脾气 :“就是因为有名气,所以你要去吗?我不会给你写推荐信!”AP教授认真地告诉胡玥,做研究就像是一段罗曼史:只有遇到真爱,才能长久下去,快乐下去。在胡玥认真评估了自己的兴趣,重新申请学校后,教授开开心心地送上了一封满是赞誉的推荐信。


2016年,胡玥还带着些“水土不服”地来到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韩宏伟教授团队。好些专业术语还只会英文表达、作为第一作者发表的论文数也不及课题组其他老师的她,能顺利融入团队吗?


胡玥说,深入接触后才知道,团队和自己是这样合拍。团队成员学术背景各不相同,但都有自己的“拿手菜”,期望着 “为实现廉价太阳能发电梦想而奋斗”。在这样的工作信条及交叉学科背景背景之下,大家讲究效率、注重质量,组内合作亲密无间。


胡玥戏称,因为在2015年才发表第一篇一作论文,自己这才能算是进入“科研界”。而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的平台,韩宏伟教授团队积极进取、开放活跃的氛围,为胡玥的科研之路带来了美妙的“魔法”效应。在来到团队不到3年的时间里,她的研究成果蹭蹭地往上涨。



胡玥是英国女作家JK·罗琳《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忠实读者。穷游网上,她写的《<哈利波特>影迷指南》下载数近10万,可谓哈利·波特粉丝中的专家。


2012年,初到爱丁堡的胡玥与同学到当年罗琳创作小说的大象咖啡馆参观。当看到全世界的小说粉丝在咖啡馆卫生间里铺天盖地的留言时,胡玥惊呆了:原来一部小说真有这样的魅力,能够成为全世界的共同语言。


科学研究同样是世界的通用语言。


据说,罗琳当年在爱丁堡时正处于人生低谷,没有工作的她在咖啡馆用餐巾纸匆匆写就了小说的初稿。而胡玥生活规律,“早上7点多起床、上班,晚上多数时候会去健身房,10点半睡觉。工作都是用在办公室的工作时间完成。”


但就像罗琳念着咒语保护自己笔下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胡玥也找到了“魔法”敲开太阳能电池研究的大门——她“魔法”的配方是用热情、活力、认真写就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