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校三标】张謦文:与热爱同行

来源:记者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12-30 编辑:记者团于英豪 汪泉

■记者团见习记者罗亮


她说:“热爱即是最充分的理由。”选择风景园林专业,是因为热爱,在专业学习进入低谷期选择坚持,是因为热爱,在专业上取得优异成绩,也离不开热爱。她叫张謦文,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2016级本科生,2020校三好学生标兵,现保研至北京大学。


始于热爱


初识风景园林,张謦文只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学科,是她最感兴趣的专业。高考后,当很多同学还在为选什么专业发愁时,张謦文出于兴趣,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建筑类,并明确自己要走风景园林方向。而这种兴趣,来自于她对绘画的喜爱和对山水风景的痴迷。



图形,是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语言,也是张謦文专业上的引路人。在小时候,张謦文出于兴趣,主动去学画画。当初只是想“随便学着玩”,没想到这一“玩”,从小学一直“玩”到了高中之前。在此期间,她一直觉得学得很开心,没有打过退堂鼓。她喜欢多种风格的美术,从寄居蟹的插画,到伊吹五月的古风,再到Josepth Zbukvic的水彩,都是她的心头爱。扎实的美术功底和多样的美术爱好,为她专业上的优异奠定了坚实基础。


画图给予了她灵巧的手,而风景激发了她对于美的向往。她喜欢从古色古香的用直古镇中探寻先民的遗风,也喜欢在莽莽榛榛的雨林中感知生命的律动,她曾在"离天最近的地方"香格里拉发现雪山的美,也曾在风景如画的东湖畔探索和研究……对风景的喜爱,成为了埋藏在她心里的的火种,燃起了她对专业的热爱。


困于热爱


细赏风景园林,张謦文发现它不止是画图和山水风景的简单组合,探寻山水之妙的路上不只有美好,还有煎熬与磨练。身边一草一木也不仅是一道风景,它们与自己的专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画图有时并不是一种享受,而是煎熬。作为建规学子的标配,熬夜赶图消磨了很多建规学子对专业的热爱。回忆起自己大三下学期和大四上学期的这段时光,张謦文半开玩笑的表示:“当时想着这么辛苦,要不转个专业算了。”当时,专业课十分密集,大作业铺天盖地,理论考试接踵而至。仅仅是一次大作业,班级的作业成果就是数十万字和数百张A3纸。同时,“大创”项目刚刚立项,工作任务也十分繁重。此外,张謦文还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2019年,她陆陆续续参加了五场设计大赛,其中四场顺利交图,可最终均无果而终。她不禁自问:“我真的适合这个专业吗?”


风景不只是诗和远方的美好,它还有路上的苟且和奔波。在大三的暑假,张謦文曾到云南进行专业综合实习,同时准备一个竞赛。平原长大的她初到高原,在完成图纸的同时,还要时刻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出行时途经虎跳峡,道路异常陡峭,不一会儿她就感到晕车,为了按时完成图纸,她不得不在颠簸的情况下作画。


专业成绩优异,并不代表你就一定能赢得他人认可。张謦文在学校里常年保持专业年级第一,但在几个重要的专业竞赛中一直没有奖项,这让她不禁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也开始担心自己的保研。参照往届成功保研上岸的学长学姐的经验,她需要这些奖项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却迟迟没有获得。于是,为了能在保研中占据优势,她在大四寒假开始着手整理自己的作品集。张謦文在大一大二一直保持早6点起,晚11点睡的规律生活,但为了完成作品集,大三她常常晚上12点睡,凌晨3、4点就起来。在这样的努力下,张謦文没有囿于前辈开创的路径,而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走出了自己特色的保研之路,成功上岸北大。


在重重考验的磨练之下,张謦文的专业知识不断积累,专业技能不断提高,自己对风景园林的认识也在走向深化。张謦文开始尝试着用专业的眼光去看待身边的一草一木。在大二的暑期,张謦文曾前往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交流。在那里,她敏锐地发现处理后的园林废弃物以木屑的形式散铺于裸土,得到很好的利用。相比之下,华中科技大学林木众多,却未充分循环利用园林废弃物。与此同时,校园中裸露行道树池使得校园部分路段在雨天泥泞难行。结合这些,张謦文开始思考;“是否可以用园林废弃物制备一种适合于本校的有机覆盖物?于是,她和同学以此作为大创课题,在老师的指导下,研制出一种新型板状木屑有机覆盖物,该项目最终获得国家级大创立项。张謦文用专业的眼光审视身边的事物,又通过改变身边的事物促进自己专业能力的提升。



张謦文对风景园林的热爱始终如一。出于热爱,张謦文选择和自己“较真”,在课业负担很大的情况下,她仍会选择一些感兴趣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比较难的课题。在面对一些不喜欢的课程时,她会尽量抓住其中感兴趣的点深挖,最后找到一条自己比较感兴趣的路走下去。


忠于热爱


再看风景园林,张謦文意识到风景园林不应该局限于书本上的专业知识。风景园林本是生活。她觉得 风景园林的学习让她更加清楚山中一草一木的名字和生长习性,“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与自然休戚与共。她认为,对于生命的理解,社会的思考,以及对生命的包容,或许是她这几年风景园林学习所给予她最珍贵的东西。从刚开始的有意关注,到后来的无意发现,脚下的碎石小径,山中的一草一木,身处的花园和城市,远方的湖光和山色,都是风景园林研究的方向。张謦文的论文《公共交通站点与绿道与绿道入口之间步行可达性研究——以东湖绿道为例》被中国风景园林学会2019年会全文录用,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对这篇论文并不自信。她觉得自己的关注点很小,聚焦于人的实际体验,而非学界热门的基于GIS平台的宏观分析。随着她对专业理解的不断加深,她意识到:紧紧围绕“人”这一使用主体开展详尽实地调查并非易事,诸如此类的细节也常常被人忽略。原来,风景园林和生活本是一体。


谈到对未来生活的期待时,张謦文笑着说她希望保持现在的状态。她希望自己能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对专业的热爱。她说:“因为热爱,我来到了风景园林专业,因为风景园林,我的生活更加完整。”一路走来,她对风景园林始于热爱,困于热爱,也忠于热爱。


十多年前,出于对绘画的喜爱和山水风景的痴迷 ,张謦文在心中埋下了热爱的火种,于是她在面临人生重大选择时,有了自己的引路人。



张謦文画作


四年前,张謦文选择了适合自己的道路,在喻家山下,东湖之滨追寻所爱,不断克服各种困难。


而今,她将动身远行,在未名湖畔,博雅塔下继续自己对热爱的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