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占林:我本该和邵云环他们在黄泉路上同行

来源:记者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8-05-09 编辑:丁雯

潘占林与同学们交流

    “我本该和邵云环烈士们在黄泉路上同行。”9年前的5月8日,我国前驻南联盟大使潘占林的官邸收到了美国政府送来的价值约300万美元的厚礼,一枚内含400多公斤高效炸药的巡航导弹。9年后的5月8日,这位战火中的外交官端坐在宽敞明亮的管理学院学术报告大厅内,将满堂师生带回到了那个不凡的“黑色星期五”。 

    潘占林语重心长地说:“一个忘记过去的民族是没有希望和未来的。”听完他的回忆,信息管理专业的劭捷对被称为“文职解放军战士”的外交官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以后要照潘大使说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为祖国做出更大的贡献。”

“轰炸一个国家的大使馆,简直不可思议!”

    1999年5月7日深夜11点40左右(北京时间5月8日5时左右),潘占林正在官邸卧室内秉烛读书,突然间,“响声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感觉就像发生了强烈地震。”官邸的两层玻璃钢窗被推进了屋里。 

placeholder

    仅十步远的大使馆已经满是残砖断瓦,浓烟四起时,“我明白了,不是间接轰炸,而是直接轰炸。”受国际法保护的使馆居然遭遇直接轰炸,震撼了23名在场的使馆工作人员,包括潘占林本人。9年过去了,他依然愤慨地痛斥:“轰炸一个国家的大使馆,简直不可思议!” 

    不仅使馆遭遇轰炸,连潘占林的官邸住处也未能幸免,一枚内含400多公斤高校炸药的巡航导弹直接穿透官邸,砸下十余米的深坑,所幸引线失灵。“按照美国人的计划,我本该和邵云环他们携手同行在黄泉路上。”潘占林说。 

     美国向使馆投掷了多枚巡航导弹,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朱颖等三人未能逃生。他们被导弹炸塌的墙壁压在了地上,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潘占林语重心长地告诉台下的学子们:“每个人都应该记住这一天,一个忘记了过去的民族是没有希望和未来的。”被深深震撼的学生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外交官就是文职解放军战士”

    使馆的大火熊熊燃烧,当大家都在想方设法下楼逃离时,机要人员小王和小郑却掉转方向,从四楼上到五楼。 

    面对同伴们的疑惑,他俩手提四箱国家重要资财回到了三楼的一间办公室,和同伴们搭建了使馆的第一条逃生通道。顺着塑料窗帘做成的绳子从上往下逃生时,他们没有一点慌张迹象,自觉地让国家机密先行,让受重伤的同志们先行。“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没有受伤的工作人员们坚持最后离开。 

   

placeholder

    回到安全的地面时,小郑因为脸部受伤被送往医院,而小王则看护着箱子,寸步不离。“因为想到的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情况逐步稳定后,潘占林展现出一个战火中优秀外交官的形象:为寻找失踪武官,他往返于太平间、旅馆和使馆间;为坚持外交工作,他放弃回国机会,与6名同伴留在贝尔格莱德继续作出努力。 

    人们问他为何这样做,他以周恩来对外交官的要求为准则:“立场坚定,掌握政策,熟悉业务,遵守纪律。这一直是我们外交官遵守的信条,外交官就是文职的解放军战士。”

“他们是在给克林顿出难题”   

     炸馆事件已经成为了历史,但人们对美国为何出此下策的猜测并没停止。潘占林认为一定是在决策的某个环节发生了问题。 “我们认为可信的原因是美国的顽固派想给克林顿出难题。“潘占林分析道。当时美国即将面临大选,美国的共和党顽固派希望通过炸馆事件给克林顿点颜色瞧瞧。因为克林顿在事后曾经向我国提出五次道歉,反复强调:“我不会下令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

记者团 许路阳 董音菲 宋晨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