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稼雨:用魏晋风度的文化弥补当下人的精神困境

来源: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11-09 编辑:张思晗

新闻网讯(通讯员 张雨禾)11月5日晚,第2368期人文讲座在线上举行。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宁稼雨以“魏晋风度与现代人生”为主题,对“魏晋风度”的内涵、历史定位、总体精神等话题进行了探讨,并结合当代现实,对“魏晋风度”了进行系统的解读和阐释。


关于魏晋风度的内涵,他指出,魏晋风度指代的是魏晋时期以门阀士族文人为主题的知识阶层在玄学思潮引领下,表现出来的具有深刻文化蕴涵和独特别致趣味的气质风采。其核心理念是“道优于器”。


论及中国文化“三段说”与魏晋风度历史定位,宁稼雨以“帝王文化”“士人文化”“市民文化”的逻辑将中国文化分为三段:先秦时期,诸子百家均强调帝王的统治,“帝王文化”在此阶段形成;魏晋至唐宋时期,知识分子独立于社会,在文学、艺术等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形成了独特的“士人文化”;元明清时期,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大量农民进入城市,成为社会的重要群体,“市民文化”成为了主流。而在这一中国文化发展过程中,魏晋是从“帝王文化”向“士人文化”的转折点,这一时期魏晋风度不仅为文艺脱离政治政权走向独立开辟了道路,更为盛唐文化乃至整个中国士大夫文化奠定了基础。


宁稼雨结合当代社会痼疾,展开了“二律背反”的探讨。他指出人类社会需要的物质生产力的发展与精神生活和道德修养在现实社会运行存在矛盾。在西方社会,工业革命的生产力与人的异化之间存在矛盾。在当下中国,物质生产的巨大进步和这一情境下精神世界、道德水准的滑坡产生了鸿沟。基于此背景,魏晋风度的文化精神可作为“医治药方”去弥补当下人的精神困境。


宁稼雨对魏晋文化的总体精神进行了概括。首先,面对物质与精神的矛盾对立关系,当代人存在“道”与“器”关系的迷失,过分强调物质追求。魏晋风度强调的“道优于器”,以超然的精神追求取代现实的物质欲求。第二,魏晋风度以个体的自由洒脱取代社会意志的规矩樊笼。在个体与社会的矛盾对立中,当下个体群体关系中存在“人云亦云、盲目从众”和“丧德求异、缺乏内涵”的误区,而魏晋时期,其士人一反儒家“个人服从群体”的传统,强调个体冲破群体束缚,追求“礼岂为我辈设也”的反叛精神。此外,宁稼雨认为以士人的道统良知取代皇权的势统控驭对当代文人的道统的责任危机有现实意义。在真理与权势矛盾的对立关系中,阮籍等魏晋士人的“道势分离意识”引人深思。最后,通过引入孙绰斌等人的案例,宁稼雨指出,针对现代人的功利人生态度的泛滥,人们更需思考和咀嚼魏晋士人的审美人生态度。


讲座最后,宁稼雨总结了魏晋风度的当代价值,认为魏晋风度的永久魅力,在于其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高深哲学演绎为一种具体的人生实践过程,使那种放荡不羁、潇洒飘逸的人生气质赋予了历史过程之外的审美价值和现实参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