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报道】夏穗生教授实现捐献角膜遗愿

来源:同济医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张雯怡

  新闻网讯(通讯员 邓国欢)5月13日,63岁的陈爹爹(化名)来同济医院复查,他因角膜溃疡进行了角膜移植手术,和陈爹爹同期接受角膜移植的还有47岁的王先生(化名),这两位患者的角膜都来自同一位老人,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同济医院夏穗生教授。王先生还登记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接力捐献角膜,将这份大爱传递下去。


  4月16日,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之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夏穗生教授辞世,享年95岁。夏穗生教授于2013年3月26日(武汉市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日)登记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家属遵从夏老遗愿捐献角膜,并向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捐献了100万元用于医学研究。


  “夏老离去,我们非常惋惜和难过,能帮夏老实现遗愿,我们也稍稍心安一些。”作为夏穗生教授角膜捐赠的直接参与者,同济医院眼科主任医师李贵刚说,“夏老把一双健康的角膜捐献出来,不仅帮助患者重见光明,作为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他的表率作用将会让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到器官捐献的队伍中来,早日改善我国器官移植供体不足的困境。所以我们特别感动,也为夏老自豪。”


  一个月前,恩施人陈爹爹觉得右眼畏光,经常流眼泪。一周后,右眼发炎剧痛,视力下降,看东西越来越模糊。到同济医院就诊后,确诊为右眼蚕蚀性角膜溃疡。“这是一种严重的致盲性眼病,陈爹爹右眼角膜已经溃疡穿孔,还有白内障,只能进行角膜移植。”李贵刚介绍。


  4月28日,李贵刚将夏老一只眼睛的部分角膜移植给了陈爹爹 。经过半个多月的康复,昨天复诊时,陈爹爹右眼移植的角膜已经愈合,视力也比手术前提高了许多。更重要的是,角膜移植手术避免了眼内炎、视网膜脱离、眼球萎缩这些导致陈爹爹眼睛失明的危险因素,为进一步治疗,提高视力创造了条件。


  此前,家住仙桃的王先生,于4月22日接受了夏老另一只眼睛角膜的移植手术。王先生右眼边缘性角膜变性,也就是周边部的角膜越来越薄,最终会导致角膜穿孔和失明。手术前,王先生填写了《武汉遗体捐献志愿者申请登记表》,愿意身后捐献自己的角膜。王先生表示,自己的角膜虽然因为病变不能再移植给别的患者,但是对科学研究和教学还是非常有用的,自己是角膜捐献的受益者,应该支持角膜捐献事业。


  在最近一次的复查中,医生发现王先生移植的角膜已经很好地跟他自己的角膜愈合,视力也从手术前的0.05提高到了0.3。之所以夏老捐献的角膜能移植给他们两人,是因为他们患病的角膜所移植的并非全部角膜,只是角膜中很薄的一小层。


  “以前的角膜移植,要求捐献者年龄在2-70岁之间,年龄不够或者超龄,角膜都没法移植。”李贵刚解释说,“但是,人类的角膜是由5层结构、3种细胞成分构成的透明结构。不同的患者所患的角膜疾病不同,需要更换的层次和细胞也是不同的。现在,由于先进的光学相关断层成像技术(OCT)和活体共焦显微镜的出现,医生可以在手术前判断患者的角膜病变发生在哪一层,从而选择性的移植替换病变部分。自动角膜板层刀、飞秒激光的出现,使医生可以准确的把角膜切割成包含不同层次,具有不同形状和大小的移植片,只更换患者发生病变的角膜层次或者细胞。夏老虽然年龄大,但是显微镜下检查发现角膜透明、结构完整,经血清学检测无传染性疾病,角膜质量符合板层角膜需要的质量要求。”


  角膜成分移植技术仅仅更换发生病变的角膜组织,一方面尽量保留了患者自己的正常角膜部分,患者术后恢复快,排斥反应发生率低,提高了手术效果;另一方面一片角膜可以用于不同患者,大大提高了利用效率。按照成分移植的方法,一枚健康角膜理想状态下可救助2至3人,可医治人数因此成倍增加。


  过去对捐献者的年龄进行限定,主要是希望选用角膜的大小和细胞成分都接近成年人的水平。如今在成分角膜移植时代,超出这个年龄范围的捐献者的角膜正常成分可以被充分利用。比如说,幼儿的角膜缘干细胞活性是最好的,因此可以用于角膜缘干细胞失代偿的患者;年龄超过70岁的人或者做过白内障手术的人,角膜内皮细胞可能太低,但是他们的角膜基质是健康的,可以用于前部板层角膜移植;曾经做过准分子手术的人,他们的角膜内皮细胞层是非常健康的,可以用于角膜内皮细胞移植术。近三年同济医院眼科累计开展角膜移植500余例,其中接近一半患者采用的是成分角膜移植的手术方式,包括板层角膜移植、角膜内皮移植、角膜缘干细胞移植,显著提高了治疗效果。


  武汉每年约有四五千人需要角膜移植才能复明,但每年只能完成不到500例的移植手术。因受到种种限制,角膜捐献者每年仅为300人左右。由于角膜的缺乏,不少人因此未能及时接受角膜移植手术而导致角膜穿孔,不得不摘除眼球永久失明。“角膜移植按成分来进行之后,意味着更多人可捐献角膜,也意味着更多需要角膜移植的患者,可以各取所需,缩短等待时间重获光明。”李贵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