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T党史故事】辛忠贵:九死一生长征人

来源: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07-28 编辑:张思晗

辛忠贵(1913-1999),祖籍湖北红安,18岁加入家乡自卫队后加入红军。他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参加了陕西陶林攻坚战、察哈尔攻坚战和百团大战等多次战斗,在战役中战绩累累,身负多处枪伤。他先后任陕西省红四方面军一师一团二连五班战士、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部通讯连连长、晋察冀军区三大队二中队副队长、志愿者一分部医营处二十二兵站医院副院长和志愿者一分部基地医院内科病院行政院长等。1958年,他回到地方后,任华中工学院(即华中科技大学前身)总务处副处长。



辛忠贵,1913年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幼时家中贫困,全家人仅依靠父亲手工裁缝度日。15岁时,身为长子的他就跟着舅舅到汉口学习裁缝谋生,后因生病,便回到家中附近的一家面店做零工。1931年,由于我党的地下组织成立了苏维埃政权乡农会、自卫少先队等组织,乡农会组织规定16岁以上就可以参加自卫少先队,18岁的辛忠贵就参加了当地的自卫队,除了给别人做工之外,他就给当地自卫队站岗放哨。11月,他跟着自卫队一起参加了红军,当时正是红四方面军成立鄂豫苏皖区的时候,他参军的就是当时的第四方面军第十一师31团1连1营。参军后,担心国民党屠杀家中人,因此军人不能与家中通信。就这样,辛忠贵瞒着家里人,悄无声息地跟着红军开始了他的革命之路。



参军后的辛忠贵意识到,自己出生贫苦家庭,受尽了剥削和压迫,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为人民服务的党,才是解放全人民的党。1932年2月,他在安徽苏家铺由黄家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8年在河北宜县由朱金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7月在甘肃省红四方面军十二师政治部转为正式党员。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主力红军为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被迫实行战略转移,退出中央根据地,进行长征。当时已经参军好几年的辛忠贵跟着红四方面军开始了漫长的征途,他当时隶属于红四方面军第十二师政治部直属队。红四方面军长征之路的难就难在要三过草地,草地地貌既没有道路,也无人烟,更无可食之物。草丛下叉河、曲流交错遍布,形成大片沼泽,稍有不慎陷入泥潭,就将遭受没顶之灾。草地气候也是十分恶劣,雨雪冰雹来去无常。过草地有三怕:一怕没踩着草甸陷进泥沼,越往上挣扎,会越陷越深被污泥吞噬;二怕下雨,脚底下更软、更滑,稍有不慎就会摔倒掉进泥沼;三怕过河,有的水浅还好,有的河宽很难过,几乎每过一条河,都有不少战士倒下。红军在过草地时,时不时地就可以看到牺牲战友的尸体,他们有的手挽着手,一齐倒在地上,有的趴在地上,背上则背着另一个战友,有的牺牲之前仍然保留着向上爬的姿势,两手攥着泥土和青草。而辛忠贵也和他的战友一起,要克服困难,穿越可怕的草地。据辛忠贵的老伴儿回忆:“那个时候他们过草地,草地下面全是黑水,黑水有毒,我家那个就在过草地时中了黑水的毒,那个毒很厉害。他们过草地时,都是和战友并肩作战,有的战友帮他背抢,有的时候手挽着手一起走,形成合力,要不然当时早就死在那片草地上了。”



1935年,在一次战斗后,辛忠贵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上级派他尽快与大部队取得联系,在12天的时间里,他只带了7天的干粮,后来没有粮食吃,就只能吃野草,看见藏族人民就讨要生牛肉啃着吃,在那样的情况下,终于找到了大部队。


1936年6月,南下受挫的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与红二、红六军团(后在甘孜组为二方面军)会师。7月,红二、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在红一方面军接应下,10月先后在甘肃省会宁县城和宁夏西吉县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北上时,在一次残酷的陕北战役中,辛忠贵的头颅左侧两处被炸弹炸伤,导致他的左边头部无法正常长出头发,甚至影响到他的记忆力,导致后来他一直想不起来事情。


1937年,部队北上抗日,上级任命他做训练班的班长,主要任务是接装电话。1939年,辛忠贵担任了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部通讯员,之后任通讯参谋工作。1940年,百团大战开始,辛忠贵在部队担任电话排排长,当时部队昼夜行军,需要在部队到达每处阵营地前架通电话线,装好电话,当部队走后,又要尽快地拆掉电线。当时部队一天的行程大约是二三十公里,这样一来,在战斗中保证通讯畅通来回就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辛忠贵出色地完成了这项任务。1948年1月,他到晋察冀军区华北军政大学参加军事训练,为期一年,毕业后,在本校担任行政工作。当时傅作义有批起义的军官需要组织上做他们的工作,辛忠贵在那段时间里,经常深入下属,在生活上和他们打成一片,面对他们提出的问题,能解决的就尽量帮助他们解决,感动了他们,最后做通了他们的思想政治工作。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辛忠贵跟着大部队进入朝鲜,任志愿军后方一分部医营处二十二兵站医院副院长。在部队医院,他组织大家不分昼夜地接收伤员,对伤员认真负责。在第四次战役时,部队转移到了易川,当时紧急接收了部队前方送来的700多名伤病员,由于当时医院里的人少,只有十几个人,辛忠贵就组织大家,合理安排,在3天时间内就将这些伤员全部送回到了后方,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代的任务。



辛忠贵和战友一起参加抗美援朝的照片


辛忠贵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参加了陕西陶林攻坚战,河北来河窑遭遇战,察哈尔攻坚战,百团大战,井行煤矿攻坚战,张家口柴清堡战役等多次战斗。在不计其数的大大小小的战役中,辛忠贵九死一生,在头部、肩部、胸部等地方共有七处负伤,在战斗中多次立功:1950年在石家庄华北军政大学立功一次,1951年在朝鲜铁原评立功,1953年10月荣获国际三级勋章等。在多少次的枪林弹雨中,多少次地从死神中抢过来的生命,在一位抗战老兵的嘴里没有半点苦和累,留下的只有对祖国的无限感激。




辛忠贵获得的奖章和证书


1958年7月,辛忠贵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湖北,来到了华中工学院,担任后勤事务科科长,之后任总务处副处长,一直到离休。据后来辛忠贵的儿子辛国庆回忆到,“我的父亲从来不摆架子,他和他的战友们以及后来的同事们相处得都十分的好,他留给我们的就是四个字--不忘初心,他那个时候是为了解放全中国作斗争,放到现在,就是要我们好好读书、好好工作。他总是和我们说,在他这一代人中,他是幸福的,因为他有一个家庭,而当时和他一起参加长征的战友却不知安息在了哪座青山。”



辛忠贵的干部履历表


早在2000年,美国出版《人类1000年》一书,归纳了影响世界的100件大事,长征位列其中。理由是“长征在精神层面上影响了人类进程。它告诉人们,人类精神文明中最可贵的就是永不言败,就是顽强不屈,就是高举信仰的旗帜、理想的火炬,不达目的绝不罢休”。长征的意义深远,已经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象征,革命的步履维艰,也是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一步步铸造。百年沧桑巨变,我们党领导着中国人民从泥泞走向辉煌。此时此刻,我们回望过去,怀念那些为国牺牲的革命志士,也正是有了辛忠贵这样的长征人的革命精神,激励着年轻一代的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而奉献热血和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