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军锋:西方政治传统中的“人治”与“法治”

来源:人文素质教育基地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3-07 编辑:汪泉

新闻网讯(通讯员 袁伟昆)3月5日晚,复旦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任军锋做客第2288期人文讲座,为师生剖析西方政治传统中的“人治”与“法制”。



讲座开始,任军锋便提出一个问题:在大众眼中,东方重人治而西方重法治,法治优于人治,所以要学习西方。但这种观点是正确的吗?任军锋从历史事实出发,破除大众的思维定势,为大家详细阐释了西方政治传统中“人治”与“法治”的问题。


任军锋首先指出,人治与法治,东方与西方这样的二元论对立认识是一种带有价值判断的误区,因为人治与法治的协调统一是一切政体形态都需要面对的基本矛盾,东西方只是侧重有所不同。然而二者皆广泛存在于所有政体中,无论是政体,还是法制,都依赖于人的存在,都需要某种制度来选出优秀的人对国家进行管理,所以核心仍然是“人”,是人治。而法治与人治又各有优劣,相辅相成,故而缺一不可。


任军锋介绍,在古雅典社会中,梭伦变法以法制治理国家,缓和日益激烈的贵族与新兴资产阶级的矛盾,但优秀的法律法规却遭到了贵族与平民双方的抵制,实行“法治”的梭伦最终离开了雅典。后来与梭伦私交不浅的庇西特拉图利用僭主(家族)统治,强行推行梭伦的立法,雅典从此崛起成为独立的强大城邦。虽然后来因某些偶然事件使得僭主统治被世人排斥,却不能否认其带来的正面影响。


民主雅典,虽为民主立法,依法治国,却依旧存在“第一公民”这样的统治者存在;罗马共和国体制中,设有“执政官”,“检察官”等职位掌握大权,更有“独裁者”可以在紧急时刻掌握临时的军政民事大权——无独有偶,这一点与当代美国总统战时可行使独裁大权恰巧吻合。到了近现代,许多立法都在尝试协调人治与法治二者的关系,冀求找寻到一个平衡。从英国《大宪章》的条款制定到英国革命中权力的转移以及《权利法案》的颁布,英国一直都给予君主以权力,又通过立法对权力加以限制。另一个西方政治大国美国,在1787年宪法中把总统权力与宪法体系紧密镶嵌在一起,世人称其为“驯化的君主”。


然而即使法治与人治的融合过程在历史进程中不停摸索,不断完善,但冲突与争议也从未停止。任军锋指出,林肯在南北战争中无视南方种植园主的意见发动南北战争,本身是违背宪法规定的,但这场战争拯救了美国,也让林肯成为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一。


讲座最后,任军锋总结了“法治”的利与弊、“人治”的得与失。他认为,“法治”与“人治”的两难问题始终困扰着世人,了解西方政治传统中的“人治”与“法治”,也将为我们自己未来的发展多几分借鉴和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