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运动会】学生田赛:既是竞技,又是游戏

来源:记者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11-07 编辑:记者团马世雯 汪泉

■记者团见习记者 吴卓兰 付光圆


11月7日上午,在观众们充满激情的喝彩声中,新一轮学生田赛拉开了序幕。


“JUST A GAME”


8点31分的中操南面一隅,学研女子甲组的铅球运动员们早已整齐地排成一列,一个接一个走上投掷区试投。为了给运动员们擦拭在草皮上滚得湿漉漉的铅球,裁判还请志愿者去多取了两条毛巾来。8点37分,选手们逐渐适应了节奏,比赛的号角正式吹响了。


经过激烈的几轮角逐,最后获得冠军的是来自协和医院研究生一年级的何玉瑶。决赛中的她绷紧嘴唇,脸上每一部分都在用力。她眼神坚定,眼里仿佛只剩下那颗铅球。一扬右手,铅球远远掷飞出去,以6.66米的成绩奠定了这场历时二十分钟的激烈比拼的胜局。


对于这样的好结果,她亦是很惊讶的。在本科学校的运动会,何玉瑶也曾报名参加过铅球项目,但从未进入过决赛。“感觉大家都挺专业的吧,自己就很业余。”她笑着说道,无意识摆动的手掌上刚刚抓握铅球留下的灰尘痕迹还清晰可见。即便如此,她也表示自己很热爱这项运动:“大概一周会去练习一次吧,在协和医院的操场场地。我本身就很好动,也会进行其他体育运动。”


也许正是因此,何玉瑶对比赛的态度是比较放松的。她认为尽自己能力就行,努力了就好,拿不到第一也没关系,关键是在参与。“第一次投肯定都会有点紧张的,后面就还好,觉得只要不犯规就行。”明年何玉瑶也可能继续现身赛场。“如果有时间的话。当然学弟学妹要是想参与,我也愿意给他们机会。毕竟,这只是个游戏。”


担任此次铅球比赛裁判的体育学院老师卢标也表示:“学校能为学生提供活动,不单是一种形式上的东西,更是体育精神的体现。即使我平时带的是高水平运动员,非专业学生肯定会有差距,但我也会给表现相对好的学生一个鼓励。快乐比赛,享受比赛,好好表现自己,名次在其次。”



图为何玉瑶


记者团见习记者 苏桐 摄


“展现最好的自己”


对于来自公共管理学院20级体育特长生陈俞均来说,赢下10点那场本科女子乙组的跳远比赛冠军实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虽然她的专项并不在此。这个女孩穿着学院统一的荧光色上衣,在决赛的起点跳来跳去,咧嘴笑着来回挥手。在一个迅速的冲刺后,陈俞均腾空一跃,在沙坑里潇洒地留下两个脚印,轻快得像是“跳着玩”。


作为刚从一百米的赛场赶来的选手,她气息均匀、笑容灿烂,完全看不出是连着参加了两个剧烈的运动项目的样子。但陈俞均对自己的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算是没有发挥好。虽然平时不练跳远——毕竟我是专门练跨栏的——但以前高中校运会参加过跳远比赛。成绩?别问成绩,问就是第一。”


但站在赛场上的陈俞均并不像外界看起来那样一派轻松。她在决赛一轮时,由于冲刺得过快,错过了起跳的机会,对此她十分遗憾:“每个人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我也一样。这次的状态不是很好,老是没跑对点。但是下次还是会选择报跳远吧——我挺喜欢这项运动的。”



图为陈俞均


记者团见习记者 苏桐 摄


10点30分,操场另一头的沙坑上,本科男子甲组跳远金牌被光学与电子信息专业20级的赖思昊收入囊中。和其他选手不同,他的动作十分专业,最终以6.11米的成绩甩下第二名将近五十厘米。


和陈俞均一样,赖思昊的竞技重心也偏重在跨栏上,曾出征过省里跨栏大赛并夺得第八名。他为这次跳远比赛的筹备时间仅有两周。刚从跨栏的赛场下来,他便直接开始跳远,一举夺得了本次运动会个人记录中的第三金。不过他对自己的状态也称不上全然满意:“比赛的时候有点紧张,学姐的期望也会让我有点压力。以前的最好记录是6.5米。”虽然并不考虑往跳远的专业方面发展,但赖思昊表示明年还会继续来参加跳远比赛,争取更好的成绩。



图为赖思昊


记者团见习记者 张琪 摄


“去年,今年,来年”


“因为疫情,没有练习,感觉实力大不如前了。”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19级的伊力达尔如是说。预赛中的他站在起跳板沿后的时候,情绪还比较平稳,却在跳完后没有多打听成绩就选择了径直离开,“不知道这次是多少名,反正不是很靠前。”


有同样烦恼的不止他一人。管理学院18级的菲尔代维斯在个人记录上甚至整整退步了一米。“疫情期间一直待在家,体重上升了,所以影响了发挥。”试跳时他的状态就不太好,面有愁容,然而4.5米的成绩还是失败到出乎了他的意料。去年校运会拿到本科男子跳远赛事第五名的他,今年却没有进入跳远的第二轮比赛。


就连最终拿到本科男子甲组跳远第三名的张宇轩也表示:“疫情期间变胖了,锻炼也减少了,可能影响到比赛。”他是去年的男子跳远冠军,今年赛前也认真做了饮食管理,“只吃养生的食物,戒烟戒酒,规律作息。”在此次比赛的前几轮发挥得非常不错,助跑、起跳一连串流畅的动作颇具风采。但遗憾的是,张宇轩中途出现了犯规的失误,种种因素使他亦惜败于大三这一年的运动会。



记者团见习记者 张琪 摄


但他们并不因此过分低落。张宇轩笑道:“不难受,小场面,生活远远大于这些东西。”而对伊力达尔来说,比赛结果不过是“期待自己的表现,担心达不到自己的标准。”他充满自信地表示:“下一届一定拿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