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T党史故事】吴江:一名共产党人的红色记忆

来源:档案馆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05-26 编辑:范千

吴江(1925年—),安徽潜山(安庆)人,1944年11月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第7师皖西支队,194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9月担任安徽潜山县民主政府第一任代理县长,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1985年担任武汉城市建设学院代理院长,1988年8月离休。



图为在武汉城建学院工作时的吴江。


1944年,日军再次发动侵袭。初中即将毕业的吴江,由于战事无法完成学业,听说到后方可以继续学习,于是托哥哥打听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第7师在安徽无为办了一所抗日大学。家境贫寒的吴江,辗转通过当地地下组织的介绍,先是参加了新四军第7师皖西支队大别山游击队,即后来被称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民革命军新四军第七师,就是皖西沿江支队,之后到“抗大”学习。他就这样加入了革命工作。那个时候,部队战士基本都是农民,初中刚毕业的吴江被部队领导当成了知识分子,主要负责文书工作——写信,就是跟部队上下左右相联系,写的信就是当时通过地下组织转送的鸡毛信。



图为新四军第7师皖西支队在安徽无为县。


之后,皖西沿江支队在长江边建立了一个行政区政府,那时候叫作桐南区政府,吴江和其他同志一起被派到了区政府工作,做财粮区员,负责征收粮食。几个月后,他们又回到了大别山,主要负责部队的供给工作,整个皖西支队5000多人的大队伍,吃穿供给全部主要由吴江在内的三个人负责。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筹集粮款,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购买粮食、棉布和药品,满足部队供应需要。当时敌人对根据地严密封锁,开展工作非常困难。他们通过统战工作联系了一些当地的士绅和开明的地主、知识分子,通过这些人,到安庆和附近城市采购布匹、粮食和药品。5000多人的穿衣问题是最难的工作,当时他们想了很多办法,先购买白布,再用栀子花结的果,给白布染色,染色后的布变成黄色,就可以做军服了。布料解决了,做衣服更困难,因为目标太大,容易暴露,他们就依靠群众,找了一些山洞,山洞里面放缝纫机,请裁缝在山洞里面做衣服。



新四军第7师运输队在运送军用物资。


1945年6月,日军投降前夕,扫荡十分频繁。在我军后方根据地,军用药品十分珍贵,吴江在被派往江边接收药品的任务中负伤。据吴江回忆,有一次,在皖西大别山、潜山附近,他和连长华品三下山到江边找地下组织接收药品,在路上遇到十几个伪军和日本鬼子巡逻。因为吴江和连长的装扮看上去很像普通老百姓,所以日本鬼子就没有怀疑,队伍就没有停下来。可是就在他们继续走了大约一两百米的时候,鬼子突然起了疑心并回头朝他们赶过去。连长说:“吴江,不行,不能到江边去了,去的话,目标就大了,我们赶快上山。”当他们跑上山时,敌人开枪了,吴江的腿中了弹。如果不是敌人想要捉活的,他们估计早就没命了。当时吴江还没意识到中弹,只觉得腿震动了一下。上山以后,连长发现他的腿在流血,他才发现腿中弹了。由于他们躲到了山上的石头洞里,上山搜寻的鬼子才没有找到他们。负伤后的吴江被安置在一对老夫妻家中养伤,为了防止敌军搜寻,吴江就躲在老两口在苞米地里搭建的防止野猪吃苞米的棚子里面。由于没有药,伤口又臭又烂,村民就用土方法,把纸辗成辗子,伸进伤口里面去敷药,之后用阿司匹林止痛。在当时危险的环境下,负伤基本上是家常便饭,很多同志甚至付出了珍贵的生命。


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投降。沿江支队在安徽潜山、桐城,湖北英山一带活动。9月,支队在从桐南经过百子山的时候,支队政委张伟群和手枪队队长姚奎甲对吴江说道,“群众和连队对你的反映不错,我们介绍你加入中国共产党。”于是吴江就用毛边纸写出了心里话:“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以后,不怕牺牲,不怕累,为穷人求解放,为党献出一切······”之后宣誓入党,而那张写了入党志愿的毛边纸由于保密被政委擦了火柴烧掉了。吴江当时内心万分激动,心里默默想到,不管入党还是不入党,都一样拼命干,既然参加了革命工作,就要不怕牺牲,不怕流血,不要考虑升官发财,就是为了老百姓,为了穷人求解放。之后,吴江随着部队连夜上了大别山,地区负责人桂林栖告诉他,按照党的七大精神,新党员有一年的预备期,即到1946年9月,才是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吴江说,那个特殊的时代,党员身份是不能公开的,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什么活都抢先干的,打仗时冲锋陷阵的基本上都是共产党员。



图为留宿部队为老百姓挑水。


在当时的部队中,共产党的纪律十分严格,如果到一家老百姓家中住宿,要把门板卸下来铺上稻草睡觉,第二天走的时候要收拾得干干净净,老百姓家中的地上要帮忙打扫干净,家里的水缸要挑满水等。共产党干革命,不是讲大道理,而是体现在这样的一件件的具体小事上。那个时候的党费每月五角钱,这五角钱看着很小,但却是一种监督的制度,是一种铁的纪律,是要时刻记得你是共产党员,要尽义务,尽责任。


1947年7月底,皖西人民自卫军(皖西支队)驻扎在安徽潜山、怀宁和桐城交界的一处叫青草塥的地方,当时正在山洞里赶做军服的吴江接到了上级通知,被任命为潜山县县长。之后部队解放了潜山,但是20多天后,国民党军队反扑,部队撤往大别山。1948年9月,皖西新区成立了工商总局,吴江被调入工商总局工作,任二分区供给处处长,主要负责印刷发行新区流通券,管理税收。当时的皖西新区的货币主要是钢洋和皖西流通券。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吴江接到区政委的通知,被任命为怀宁县副县长。他需要从合肥到怀宁上任,但在当时正值解放军渡江战役,国民党时不时的飞机轰炸,没有车辆搭乘,只能靠步行,在经历了一路的艰难困苦终于到达了怀宁县城。在怀宁县,他的主要工作是治安管理和土地改革。之后,吴江在经过三个多月的党校学习后被分配到了安徽行署财政厅税务局当业务科长,主要负责收油坊、酒厂、烟厂的货物税和地方税。



图为1949年在安徽合肥省党校学习。


1953年,新中国已经成立,国家开展大规模工业建设,中央组织部决定从安徽抽调10多个干部到北京,吴江被抽调到建工部工作。1958年,中央决定在北京兴建一批公共建筑向新中国建国十周年献礼,国庆十大工程包括:人民大会堂、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全国农业展览馆、民族文化宫、北京工人体育场、北京火车站、民族饭店、华侨大厦、钓鱼台国宾馆等。这些工程体量之大、建造速度之快,成为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吴江在建工部工作了17年后,吴江被调到湖北省建设厅工作。



图为1960年秋与建工部同事合影。


1981年,位于湖北武汉东湖之郊的武汉城市建设学院新址新建。1983年,吴江担任学院副院长,1985年担任代理院长,全面主持学院工作。建立一座新的学校,从设计图纸到大楼拔地而起,每个环节都需要付出心血和努力,吴江院长带领大家,请了中南建筑设计院进行设计,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加班加点地完成最初的图纸规划。他与建筑工人在工地上同吃同住,随时处理各种事情,如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和建筑材料的供应问题。在施工建设方面,他选择先建设一所小学和一栋宿舍楼,以保障能正常招生和引才。吴江院长顶住压力,将每套住宅从规定的面积尽量争取到了更大的面积,为后面的教师引进提供更好的条件。1985年,学校主要的办公楼、教学楼、学生食堂、图书馆、校医院等建筑都由吴江主持完成了建设工作,学校各项基础设施基本完成。在武汉城建学院新址新建从无到有的建设上,吴江院长功不可没,为后来学院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图为初步建成后的武汉城市建设学院远眺。


(根据吴江口述历史:我的红色记忆—从大别山革命根据地到马鞍山武汉城市建设学院改写。)